此心安处在线大结局分享免费txt-苏珏尹洛苏小说阅读

精彩小说 · 2020-03-31 13:50 · By admin · 0次点击

可以……没死啊。
支起身体,想要看看屋内的摆设。但是伴随着额前的剧痛的是一阵恶心的眩晕感,调整着呼吸平复着快要吐出来的感觉,啧……这是伤到头了。
好吧……穿越了。她很淡定,非常淡定。毕竟从前的生活并不会让她产生留恋感。
况且以前高强度的的工作,不管对外有多光鲜亮丽,对内她的确有些吃不消。看着这装潢身份一定不低,所以大概她可以过那种闲的发慌的日子了?嗯……想想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正在出神,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夹带着惊喜的声音“王妃,你醒了!”
……王妃?好吧嫁人了。她还以为是个闺阁小姐来着。看着进来的大约十六、七岁的丫鬟心里有一丝犹疑,那么现在该怎么办?装失忆么……不过下一秒脑海中就浮现出一段文字。
“竹月,相府陪嫁,擅挽发,机敏沉稳。”
竹月?她叫竹月?
“王妃?是有哪里不***么?怎么就自己坐起来了。”见她皱眉的模样竹月着急的走上前,在她身后垫了个垫子。
“竹月……”试探性的叫出声,听她应了一声才继续道“只是起的有点急,不碍事的”眉头轻蹙,几乎是下意识拿出演技。
半天没有回话,抬头看去竹月站在床边眼有湿意,但却一直憋着不让眼泪掉下。
无奈的扬起一个笑,“好了,哭什么呀,我不是醒来了。”
竹月急忙擦去眼泪“是,王妃醒了,是喜事,奴婢怎么可以哭呢。”
“那现在去准备些吃食来,我有些饿了。”唇边含着轻柔的笑意。
“是!奴婢这就去。”急忙转身走了出去。
把支了出去,在床上静静坐了会,但并没有任何记忆涌现,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呵呵,这是在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视线落在妆台上的铜镜。
对了,是要好好看看脸才行。
忍着头痛下床走去坐下,镜中人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双杏眼斜斜上挑,细密纤长的睫毛,额头上帮着纱布,肤色有些苍白,抿起的双唇透着猩红。
***型的美人,挑起嘴角,嗯……透着一股子不正经的感觉。
正在端详,却有大段记忆涌现,关于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很巧……她也叫尹洛苏。
九州朝丞相尹槐嫡三女,母亲是当时太后最为疼爱的侄女。才惊艳绝,名满京都,可也许是因为早早就名满京都所以骨子里极为孤傲清高。于十三岁时于当朝辰安王定亲,半年前下嫁。
究其原因是先皇在世时,同尹相赏雪对饮时定下一诺“如若丞相春日得一女,朕在皇子中挑一与令爱年龄相仿之人,便要她嫁于皇家。”
次年,晚春四月相府喜得一女,先皇遣派御前何公公,下旨相府,赐名尹洛苏。苏为皇姓,此名足以见得圣眷之浓。
洛苏,落苏。落入苏家,是必为皇室之妻。也注定,除开皇室之人,无人能娶,无人敢娶。
承德二十年,先帝赐婚相府嫡三女尹洛苏与三皇子苏珏。承德二十二年,承德帝病逝,***于太子苏衍。国丧三年,延庆三年尹洛苏下嫁当朝辰安王。
只可惜辰安王并不喜欢她,她出嫁当天并未与她同房,此后便从未来过她的房内,甚至在她入府后的半月抬了沈国公府庶女沈若娴为侧妃。
从那以后她平日里不仅要听沈侧妃与辰安王是多么的恩爱,还要听下人嚼舌根说她这个正妃有多名不副实,而那位沈侧妃更是打着关心的幌子三天两头的来***她。
辰安王苏珏,九州无数女儿家的深闺梦里人。许是年少时的第一眼,她就芳心暗许,失了魂魄了吧。鲜衣怒马少年时,他也曾赠与她一枝海棠花,也曾眼中含笑的温柔以待,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也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配得上那般的人。她一出生就有旁人不及的荣耀,是先皇钦定注定嫁与皇家的。她知道,她相信那个人一定是自己的。
后来……她的确与他定下婚约,她该兴奋的,多年的夙愿啊。可是那日母亲拿着匕首捅进了艳冠后宫的玉贵妃胸口,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有身披嫁衣嫁给他的日子了。可没想到一道圣旨她依旧嫁给了他,却不是自己从前想象的样子……她想也许那个皇城中的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吧……不得抗旨,只能认命,想嫁了过去相敬如宾便好,最差也不过是嫁去后他无视自己而已。
呵……果然,她晚上送去的粥被淡淡的退了回来。用膳食夹去的菜却被说本就有伺候的人不要做多余的事……一桩桩,一件件。
他在无视她,好像身边没有她这个人。还有沈若娴的软刀子,明里暗里的讥讽。
她终是高估了自己,耐心与热枕终被耗尽。她的骄傲被一次次的踩在地上……终于,她崩溃了,于是投湖自尽……他在逼她,逼她自请离去。也许这对她而言总比被他休了的好。可是,就算是她自请离去,又有不会谁议论她?这和他直接休了她有什么两样?他只是顾忌先皇的圣旨,所以想让所有人知道,不是他容不下她,是她自己待不下去罢了。
明明他已经不会喜欢自己了,明明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嫁他,可没想到那道圣旨依旧将她指给了他,她反抗不了。又因为年少时温柔相对,所以心存希冀,所以嫁来之后即使他很冷漠,她还是想尽办法对他好。可他……不需要她对他好,他要的只是她自请离去。王府中她不去招惹沈若娴,可她却来一次一次的羞辱自己……她不甘,就算自请离去又如何,出了王府还是要受众人指指摘。她对他的好,为何换不来他一点不忍。她不忿,自己根本没有一点选择的余地,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她能够干预的,却要她来偿还。
她不懂,为什么所有一切会变成这样,她的母亲明明不久前还教导她嫁去王府后要怎样做好一个妻子,为什么就将匕首捅进她未婚夫婿母妃的胸口。明明婚事都已无法挽回,为什么她还是嫁给了辰安王。
再抬头时,镜中的人早已满面泪痕,胸中也是闷痛不已。尹洛苏捂住胸口眉头轻蹙,伏在妆台上慢慢缓解着心中郁结。良久终于直起了身。
可以这具身子的心悸来的真是让人害怕,就是不知道只是这一次,还是***病。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看着镜子里颓丽的脸,突然有些感慨,真的是不同人有不同的苦。
是啊……为什么呢。
新柳拂堤飞花散,漾漾生波逐水流。人生如此,从来是生不由己。就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一样,但是她知道的是自己从来不是热血的人。不会满腔热血的去帮别人来了解这些狗血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
所以,抱歉了。压下心中汹涌的情绪,你想要我做的事我大概不会做的,毕竟好好活着已经很累了,更何况帮别人好好活着…

此心安处精彩资源阅读

从穿越那天算起过了五天,这五天以来,除了大夫就没有进过青舒院。
倚在桌边的美人榻上,对着窗子手里的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瓷碗里半凉的清粥。
呵,看来原主***是真的踩到辰安王的底线了,以前好歹还是给着辰安王妃的体面,现在样子都不愿意做了。
不过也是,这些上位者嘛,大多都是面子比天大。他想要尹洛苏自己走,保留自己的体面,谁知道她居然直接自尽,扔了个烫手山芋给他,让体面这种东西灰飞烟灭。
辰安王妃在王府中自尽,传到外边去了,可以有一百个版本,自古以来人民群众的脑补功力都是强大的。
自己这个辰安王妃病了这么久,院子里也只有两个陪嫁丫鬟照顾着,更别说醒了这么久他都没来看一眼自己这个王妃。所以这事对于辰安王来说大概只会大不会小,不然他也不会在王府里连份体面都不给。
“王妃……”身边的人带着担忧的声音响起。
抬头看着她带着心疼的眼神着实有些牙酸,大概是自己出神的样子又被当成在想辰安王了。
这个紫檀也是陪嫁丫鬟,心思细腻***,膳食方面很拿手。细腻是很细腻,***嘛也是有点太***了。每次自己一出神,这丫头就觉得自己是在想辰安王了,一定要先帮自家主子难过一番。
紫檀看自家王妃只是看着自己却不做声,越发觉得心中酸涩。王妃醒来这么久可王爷却像忘了一般,不来看也不准别人看,要是王妃心中郁结成疾可怎么是好,于是开口道“奴婢看王妃一直在看着外面,可是想去园中坐坐?”
“去园中?”
“王妃现在身体好了不少,在园中坐坐想必也是无碍的”紫檀说着向竹月递了个眼色。
“是呀,说起来王妃也是许久没有奏萧了,不如竹月将朝沐取出来可好?”竹月也在一旁开了口。
这朝沐是支白玉箫,从原主记忆中看,这支萧是其父尹槐之物,还是件极为稀罕的物件。与古琴九霄、琵琶广陵,并称三绝,许多喜好乐曲之人追捧至极。在尹槐去世后这萧就被留给了原主,而在京都尹家嫡女的萧技虽也被奉为一绝,可依旧被人说并不与朝沐相配。
而巧的是她这个鸠占鹊巢之人,萧技也是不错。上辈子学舞时,这些东西多多少少都碰过一些,但是只有萧一直学了下来,而那个疯女人,也难得的让她学了下去……怎么说那,还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否则现在该烦恼的就是该怎么混过去了吧。
而现在,她是很好奇这支朝沐到底是有多稀奇,于是她也就应下了这两个丫头出了房门。
青舒院中花草并不多,一棵梧桐,几丛荼蘼,半塘鱼池。梧桐树下一副石桌石凳,现在又是冬日,配上现在自己状况,怎么看都有种凄凉的感觉。尹洛苏披着厚重的披风,住在石凳上默默地想。上辈子十六岁之后,她可就没有凄凉过,至少看起来不是。
“王妃,奴婢把朝沐拿来了”正想着竹月抱着一个黄梨木雕花盒走了过来放在了桌上。
盒子雕工细致,上边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打开来后一支冰清玉粹的白玉箫呈在眼前,是羊脂白玉雕成,浑然天成、触手生温。
玉石是一流的,雕工也是精致,那么它的声音……拿起来试着吹了一声,如鸣佩环、婉转悠扬,好似深山晚风,古寺鸣钟。是了,只有这样的声音才配的上所谓天下一绝,配得上令名士追捧至极。
愣了一下后,在石凳上摆正***,缓缓开始吹奏。这其中她想起了很多事,自己是一个婚姻失败的产物,之后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而她只是一个多余的人,一个父母不愿提及的存在。
最后的自己只是沦为一个名为母亲的人满足自己未完成心愿的工具,她该庆幸自己拥有天赋,被称为所谓天才,所以一步一步踏着荆棘前进,因为不想被无视,因为想得到关注。
她做到了,最年轻的世界舞蹈大赛获奖者,走到世界每个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可是她要的却一直没有得到,就连最后从舞台上坠下他们看着的都只是自己孩子……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轻轻打着拍子,向围墙上一瞥,来人穿着秋香色长袍半曲着腿坐在上面。于是萧声刹然而止,园中只剩下冷风吹过树枝的声音。
“却是梧桐且栽取,丹山相次凤凰来。王妃这曲凤凰台奏的极好,若非是冬日必定与这园中景色相辅相成,又是何故停下?”
抬头望去来人曲腿坐于围墙之上,秋香色的长袍垂下一半,手肘弯起搭在曲起的腿上,手中握着一柄合起的折扇轻轻摇着,瞧这姿态,的确是一副风采斐然的样子。
霎时间尹洛苏脑中就浮起一段字。
淮南侯邱霖,字梓泽。当朝皇后胞弟,两年前承爵同年南下平叛,只是稍前几年总是流连于花街柳巷,无数红颜。故世人称其英武不凡,风流无双。
“妾一介妇人,侯爷谬赞了。”将朝沐递予竹月,起身一拜“九州虽并无男女大防,但侯爷登人院墙,擅自闯入也委实不妥吧”
“既有客到,紫檀上茶”唇边含笑,只是语气却不怎么好。
一声轻笑,之后就是衣袂翻飞的声音,下一刻就落入院内,“听王妃语气,可是恼了在下?”声音清亮言语间却没有丝毫歉意,可是却也规规矩矩的赔了个礼“先给王妃赔个不是。”
邱霖走近石桌在另一边坐下“在下与王妃兄长也算是友人,怎得也未听他说过王妃在音律中的造诣在何时又更上一层楼了?”折扇在手中轻敲,含笑看着对面的人,心里赞叹。自己也算阅美无数,但是长相如此艳丽的不会有第二个。
“妾的兄长也不曾提及,是在何时有了这么一位爱做梁上君子的朋友。”将肩上的披风拢了拢,“不知侯爷来我这青舒院是所谓何事呢。”
“自然是被王妃萧声所吸引,故而想来同王妃交个朋友。”笑容清澈,眸底也是一派清亮之色“王妃一曲凤凰台,给人愁绪悲怆之感,却也不突兀,当真是曲艺高超。”
“……侯爷,当真敏锐。”心下讶异,这人竟然一语言中。
“并非是我敏锐,我也不清楚是为何就突然心有所感。”
“侯爷也知道我如今处境,心中悲伤也不是什么难解之事。”
“许是被勾起了写往事,所以觉得王妃曲中似乎并不是因此缘故。”
“许是侯爷想错了。”
“是吗。”
“王妃,茶来了。”气氛正有些凝滞时,紫檀捧着茶盏走了上来。
接过茶盏,用盖子轻轻撇了撇杯中的浮沫,突然感觉到来自对面的视线,下意识的瞟过去刚刚好和邱梓泽打量的目光撞在一起,可这人竟无半点窘迫,反而越加的理直气壮了起来。
于是她也就没有丝毫胆怯的迎上他的目光,同样理直气壮的打量起了这位淮南侯。
之前他坐在围墙上没有看清他的脸,现在细看的确是有风流的资本,剑眉星目英气十足,只是那一双眼十分清澈明亮,就连这般直白的打量着人的时候眼神也依旧干净,不会给人被冒犯的感觉,这样的就算是真的风流,也未必是传言那般不堪。
而现在邱梓泽的心里却是有些茫然的,这位辰安王妃出嫁前,一次巧合下他是听过她吹奏的。彼时正逢他刚承爵,到相府与尹洛奕商讨平叛之事,无意间听闻,那是只觉得萧声匠气太足,失了朝沐空灵韵味,还为了这把名萧可惜了许久。只是今日再次听到时,曲中灵气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更是戳痛了他很久无暇深思的往事。
早先听闻这位是圣眷浓厚,但却偏偏被左相夫人养在深闺,虽不轻易踏出府门,但才气却是京中公认,礼乐诗书无一不通,容貌更是艳丽无匹。而见过的大多也是说这位的傲气也远不输于才气,***相貌、清高做派,偏偏那副清高做派也显得矫揉。那时只觉得这般女子也的确难让人喜欢。可是今日一见,言谈举止间落落大方,虽说言语之间的确有几分锐利,但也不会令人不喜。
可听容与形容,当年京中所传无误。可如今看来,这是承此大难心性成熟了不成?瞧着对面这位触到自己的目光后,居然也光明正大的打量起自己的时候,实在有些想笑,这京中的女儿家他也见了不少,可像她这样坦坦荡荡的倒也少,于是……“王妃这般凝视真是让人受不住,莫不是……看上了在下不成。”唇角扬起,伸了扇子作势就要挑她下巴。
她也不慌,知道他不会真的挑上来。
见她眼中笑意,只是带上了几分无奈之色,当即收了手“你倒也真不怕我挑上去。”
“自然。”
“这么笃定?”
“大概像侯爷说的心有所感?侯爷是个自重之人。”眼中笑意不减。
“……呵,世人可是都道我风流无双啊。”愣了一下,这些年来她倒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神情也变得略有些自嘲。“恐怕王妃也是想错了。”

本站点评此心安处

此心安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资源。

上一篇:梨花院落溶溶月免费大结局无删减资源完整版-容月齐瑄小说阅读
下一篇:偏执霸校疯狂追完整版分享免费无删减全文-简言秦恣宇小说阅读

文章推荐:

小编点评: 2020精选小说此心安处全文讲述了一个关于苏珏尹洛苏的动人故事,接下来是此心安处在线资源完本全集,再次睁开眼时,小说故事里面的精彩内容让人看了停不下来,快点来本站观看《首席夫妻超恩爱》吧!这本小说绝对精彩连连!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