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爆款小说荷子《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在线阅读

2021-11-25 08:49    编辑:西瓜文学网

《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 小说介绍

这本《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是由作者荷子所写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内容:...

《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 第1章 免费试读

人必有一死,只是不知何时死,如何死。生者必死,聚者必散,此乃万物恒长之理。人生无常,就像秋天的云一样短暂,谁都不知道死亡是在这一站,还是下一站等着自己,所以才会痛苦、迷茫、害怕、慌乱。

……

五星级酒店门口,一排排的豪车停靠在门口颇为壮观,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从门口一直洒到马路边上。

此刻,酒店里面正在举行着一场盛世婚礼。

台上一对新人正在听牧师讲着誓言……

突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宴婚厅的门口,看了一眼台上的新人,朝宾客区走去。

骆彰眼眶微红的看着台上美丽的女儿,今天是宝贝女儿大喜的曰子,可惜她看不到了。

希望在他百年之后去另一个世界找她的时候,她会甚感欣慰,因为他们唯一的女儿已经找到了她的归宿。

黑色西装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骆彰神色大变,复杂的看了一眼台上的女儿,起身跟着黑色西装走了。

骆于薇深情的凝视着身边的男人,尽管牧师的话在她的耳边回响,可她听进去的却没有多少,她只知道,今天她就要跟心爱的男人结婚了。

从此之后,他们的名字就会写在一起,一生一世。

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冲她温柔的笑了笑,示意她注意听牧师的誓言。

骆于薇娇羞的红了脸,这才转头看向面前的牧师。

“婚姻是爱情和相互信任的升华。它不仅需要双方一生一世的相爱,更需要一生一世的相互信赖。今天莫北晨先生和骆于薇小姐将在这里向大家庄严宣告,他们向对方的爱情和信任的承诺,现在请他们向在座的各们来宾宣告他们结婚的心愿。”

牧师看着莫北晨庄重的问道,“莫北晨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骆于薇小姐做为你的妻子,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骆于薇的心跳声如敲鼓一样响亮,虽然她眼睛看着牧师,但两只耳朵都在注意听着莫北晨的声音。

那句“我愿意。”,将是世界上最美的誓言。

那句“我愿意。”也是最动听的情话。

然而,等了许久,那三个字还是没有如期听到。

骆于薇忍不住转头看向莫北晨,发现他此刻正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她,感觉她的心跳又加快了,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莫北晨双手按在骆于薇的肩膀上,含笑看着她,身子前倾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

血迅速从骆于薇的俏脸上消失,她抖着唇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北晨,不相信的问道,“北晨,你在说什么呢?”

由于莫北晨是贴着骆于薇的耳边说的,台下的来宾都没有听到,只有站在他们身边的牧师听到了,牧师也惊讶的看着他。

这场婚礼是他近几年来见证的最隆重的一场婚礼,可现在新郎说什么?他不愿意?这是什么鬼?

莫北晨放开骆于薇,退后了一步,残忍的朝她笑了笑,大声的说,“我不愿意。”

这下台下的来宾们都听见了,纷纷交头接耳,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骆于薇身子晃了晃,一脸受伤的看着他。

前一分钟还温柔朝她深情凝笑的男人,这一刻怎么能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不……我不相信。”

男人勾了勾唇,嗜血的眸子一点温度也没有,一步步的朝她靠近。

骆于薇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男人靠近骆于薇,在她的耳边继续残忍的说道,“那天晚上跟你在酒店里翻云覆雨的男人不是我……”

骆于薇瞪大了双眼,身子像秋风中的叶子一样抖个不停。

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不会的,他骗她。

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店那么缠绵,怎么可能不是他?

正在这时,酒店里墙壁上的屏幕亮了起来,里面的主持人拿着话筒正在播报着时下的新闻:

“观众朋友们,我现在身后是骆氏集团的大楼,就在今天早上,骆氏的股份直接一路下跌,而骆氏的董事长骆彰先生刚才已经宣布了破产……”

主持人的声音还在继续,骆于薇惊恐的看着屏幕。

突然,主持人的话锋一转,手指着大楼顶层说,“由于骆彰先生无法接受公司破产的事实,此刻正站在楼顶上,他是不是想要自杀呢…。”

骆于薇像是刚反应过来,提着裙摆就朝外面跑去。

“薇薇,薇薇……”伴娘杨蜜也忙跟着跑了出去。

……

霍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翟傲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看着墙壁上的液晶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骆氏集团破产的消息。

助理沈靖飞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电视,“霍总,现在骆氏已经破产,我们要不要接手?”

霍翟傲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直到新闻播完后,才说,“现在接手骆氏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你先让人收购骆氏20%的股份,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再将骆氏全部收购。”

“好的,霍总。”

……

骆于薇赶到骆氏的时候,大楼已经被封锁,她挤到前面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是骆彰的女儿,请你让我进去。”

警察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婚纱蹙了蹙眉,挥了挥手,让她进去了。

杨蜜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指着骆于薇的背影忙说,“我跟她是一起的。”

警察不耐烦的扯开警戒线让杨蜜钻了进来。

骆于薇跑进大厅忙按下电梯,直达顶楼。

等杨蜜跑进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升上去了,她只好等下一趟。

顶楼上,骆彰迎风而立,面上一片死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莫北晨居然是一个白眼狼,利用卑鄙的手段让骆氏的股份跌到最底,使他不得不宣告破产。

可他却无颜面对家族里的其他人,骆氏几百年的基业居然毁在了他的手里。

骆于微上了顶楼就看到爸爸站在天台的边沿,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就会掉下去。

“爸爸……”

骆于薇急忙朝骆彰跑去,半路被顶楼上的谈判专家攥住了胳膊,“骆小姐,这个时候你不能过去,千万不要刺激骆先生。”

骆于薇哭着摇了摇头,一边掰着谈判专家的手一边朝骆彰喊道,“爸爸,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骆彰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勉强笑了笑,风将他的西装下摆吹的鼓了起来。

这套衣服还是他特意订制的,为的就是在女儿结婚的这天穿。

可却没想到,迎来的不是女儿的幸福生活。

迎来的却是骆氏的破产。

“爸……”骆于薇挣脱开谈判专家的手,就向骆彰跑去。

“薇薇,你不要过来。”骆彰大喊了一句,朝前走了一步,他的半只脚已经悬在了空中。

骆于薇止住了脚步,哭着摇头,“爸,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北晨他不要我了……”

骆彰摸了一把脸上冰冷的泪水,不舍的看着骆于薇说,“薇薇,爸爸没脸见骆氏家族的人,只有以死谢罪,但你要答应爸爸一件事,不要报仇,好好的活下去。”

骆彰说完身子往前一栽,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从楼上掉了下去。

“不……”一声凄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天空。

……

骆于薇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

好友杨蜜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直在抹眼泪。

她一直很羡慕薇微能找到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可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

骆于薇醒来已经一个小时了,可她眼神空洞一直看着窗外,一句话也没有说。

杨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因为她不仅失去了男朋友,还失去了从小将她捧在手心的爸爸。

如果换成是她,她估计自己都会疯。

程少浅推开病房的门,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骆于薇,一抹心疼显现眼底。

杨蜜看到他忙站起来,“少浅,薇薇她……”

“我知道了。”程少浅走过来坐在床边看着骆于薇,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薇薇……”

骆于薇一点反应也没有。

杨蜜的眼泪又下来了,哽咽的说道,“从她晕倒后醒来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少浅,你说她……”杨蜜指了指脑袋。

“别胡说。”

程少浅喝斥了一句,看向骆于薇,“薇薇,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可你这个样子,骆伯父他泉下有知会放心嘛?”

骆于薇眼眸动了动,平静的看着俩人,淡淡的道,“我没事。”

杨蜜跟程少浅对视了一眼,总算是有点反应了。

可这反应也太平静了吧。

她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大吵大闹嘛。

“薇薇,你想哭就哭出来,别憋在心里,如果你生气想打人也行,那就打我发泄吧,只是别打脸……”杨蜜蹲在骆于薇的面前,小心的说着。

骆于薇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我怎么舍的。”

“薇薇……”杨蜜忍不住扑在床边大哭着。

骆于薇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阳光真好啊。

抬手摸了摸杨蜜的头发,淡淡的说,“别哭了,杨蜜,我爸爸说要让我好好的活下去,所以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亲爱的爸爸,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微笑的活下去?!

“薇薇,你还有我们。”程少浅握住骆于薇的小手,修长白皙精致的像是洋娃娃的手一样。

骆于薇勉强笑了笑,“谢谢你们!”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