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桃子写的小说甜心秘宠:总裁大人请温柔最新阅读

2021-11-25 15:59    编辑:西瓜文学网

《甜心秘宠:总裁大人请温柔》 小说介绍

《甜心秘宠:总裁大人请温柔》是作者桃子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

《甜心秘宠: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1章 免费试读

沈茵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而且手脚都被绑住,浑身像被注入了什么,提不起半分气力。

她努力的晃了晃头,才发现自己被关在车子的后备箱里,而且这辆车,还在行驶中。

今天她刚出狱,就被人绑架,不用想都能猜到是谁做的。

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那个人,对她恨之入骨了!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的聒噪声,在沈茵耳畔肆虐,若即若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三万英尺的高空,一架私人飞机在大西洋上空匀速盘旋。

白色纯皮沙发整整一排延伸而去,尽头,是一盏实木的大桌子,上面各种各样的美酒,奢侈高昂,五颜六色。

巨大魔幻的圆形吊灯,绚丽的霓彩光线,一场私人派对正在如期上演……

劲爆的电音,震耳欲聋。

极尽奢华,纸醉金迷,美酒,美食,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美女。

这里就是天上人间,聚集的也都是X市上流的富豪世子,绝对名副其实的既富且贵之辈。

倏然,灯光全部熄灭,喧哗的机舱鸦雀无声。

差不多静默了有数秒之久,一个男人在中间踱步,突然抓住一个女人,伴随着众人的哄笑声,灯光全开。

男人环着女人的纤腰,直接拥入怀中,坐下来和其他人喝酒聊天。

不仅仅男人自己喝酒,还要连同他身边的女伴,一起喝交杯酒。

女人媚笑着,搂着男人的腰,另只手直接拿起了桌上的骰子,用力摇晃,再放在桌上,用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打开,男人们视线如炬,纷纷注视着里面的骰子数字。

竟然是六!

几个男人都猜错了,懊恼的倒吸了口冷气,女人们就开始一杯杯的斟酒,一人六杯,全部倒满,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小山似的,架势着实惊人。

众人欢呼雀跃,女人笑的娇柔甜美,正准备喝酒的时候,忽然听里侧机舱门开了,有人说了句,“唐少来了!”

喧闹的声音骤停,只剩下电音十足的嗨曲还在继续,众人的视线却纷纷转向了舱门。

随着门缓缓打开,迈步进来的男子身材修长,气质冷峻,尽管一身手裁的深色西装和这场派对极为不符,却抵挡不住的英气,从周身泻出。

唐晟睿进来的同时,其他人的欢呼雀跃,几个关系好点的哥们立马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调侃说,“够意思啊!以前这种派对,你从来不来的!”

毕竟唐晟睿的身份特殊,富甲商贾,堪称国内首富,金融王国唐门集团的继承人,又为人极其低调,这种场合,几乎不会露面。

但这次,唐晟睿浓眉安静,目光寡淡,不动声色的坐到了沙发上,低醇的嗓音缓缓道了句,“今天不同,为了让你们尽兴,给你们带了个礼物。”

话落,唐晟睿的助理立马会意,打开舱门,片刻后进来,他的身侧带了个类似麻袋的东西。

扔向场地中间同时,解开了袋口。

沈茵就这样,狼狈不堪的从袋子里爬出,还没有看清楚周围的人,就首当其冲的看到了斜身坐在沙发上的唐晟睿,优雅的姿态,清隽的手上夹着根燃着的烟,邪魅的目光,阴冷的注视着此刻的她。

他绑她来这种地方,就为了当众奚落的吗?

周围的不少人都认得沈茵,顿时神色惊诧,目光纷纷转向了唐晟睿。

他的身上却满含戾气,漆黑的眼眸睨了眼一侧女人手上拿着的套子,薄唇掀起恶劣的冷笑,“玩骰子多没意思?正好,就玩她吧!”

唐晟睿阴冷的眸光扫向了眼沈茵,虽是一闪而过,沈茵却从中读出一抹浓沉的恨意。

百味陈杂,早已分不清是苦,还是涩。

其他人震惊,做兄弟这么多年,又岂会不了解沈茵和唐晟睿的关系?

有人就说,“沈茵都出狱了?她不是你未婚妻吗?”

“对啊,还是算了吧!”

“未婚妻?”唐晟睿像听到一道极大的讽刺,冷蔑的唇角扬起冷冽的弯度,“她也配?”

X市的上流社会人几乎都知道,曾经的沈茵是他唐晟睿宠上云霄的心头好,现在确实深恶痛绝,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仇人。

几个人还在犹豫时,唐晟睿冷冷的启唇,嗓音像深埋在地窖里一般,“听我的,就玩她!”

唐少一发话,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几个兄弟默默的点头,示意侍者带沈茵去准备,奈何沈茵从地上挣扎的爬了起来,拨开了过来的侍者,美眸倔强的看着唐晟睿。

寒凉的心在剧颤,就连道出口的话语,也一字一顿的带着颤音,“你让这些人碰我?”

唐晟睿漆黑的眼瞳转向了她的位置,没说话,却先抬起修长如玉的手指,示意让她过去。

沈茵纹丝未动,身后的侍者却一股蛮力,将她直接推到了唐晟睿的身前,踉跄的摔在地上。

都不等她反应,他冰冷的手指毫不怜惜的钳住了她的脸颊,将她整个人往他面前拽了些,清冷的嗓音至头顶传来,低沉中带着性感,音调不高,却带着森凉的寒意。

“又不是雏儿了,还怕什么?”

“唐晟睿!”沈茵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指甲狠扣着手心。

突然收力将她甩向一旁,冷声再启,“拖过去!”

两个强壮的男人过去制服沈茵,动作粗暴的对她上下其手。

沈茵不屈的挣扎着,看着沙发上那个狠心的男人,她甚至还抱了最后一丝希望,“唐晟睿,不管你信不信,五年前我没有杀她,那是一场误会!”

“够了!”声音阴冷而厚重,速度极快的碾压着她的尾音,冷峻的轮廓上泛起了蕴怒,“这句话你说了五年,再说,还有意义吗?”

彻骨的寒凉在沈茵心底凝聚,手下趁其不备‘刺啦’一声,撕了沈茵的衣服。

“要睡我可以,但只能是你唐晟睿一个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