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韶华倾负三生梦小说白绾柔凌恒热门小说完结版阅读

2021-11-25 17:53    编辑:西瓜文学网
  • 韶华倾负三生梦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白绾柔凌恒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韶华倾负三生梦》很好看。

    山谷俗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韶华倾负三生梦》 小说介绍

韶华倾负三生梦(白绾柔凌恒)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山谷俗人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韶华倾负三生梦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韶华倾负三生梦》 第2章 免费试读

叩,叩,叩”门口却传来敲门之声。

是无玄大师的那位弟子,送来装文物的檀木箱子,递到禾诗的面前,问

“这是您落下的东西吗?”弟子问。

“不是。”禾诗摇头。

“无玄大师说这是您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说着,不由分就塞到禾诗的怀里,转身就走。

禾诗不明所以,打开檀木箱子,里面果然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件古物,夜风清冽,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远处钟摆的声音。

她抱着箱子回房,不知无玄大师为何送来这个?

她打开,一件一件欣赏。历史的厚重感迎面而来,但更奇怪的是,越看越觉得熟悉,仿佛这些东西曾经就这样在她手心中把玩过一样。

她不知道看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便睡了过去。

依然是做梦。

梦里,凌恒抱着她旋转:

“阿柔,我带你回宫。”

“阿柔,我一定许你这一生,这一世,最妥帖快乐的日子。”

“阿柔,我要让你成为这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她欢天喜地跟着他去宫里。

后来,他说:

“阿柔,这是我生在帝王家的命运,必须去抢,去夺,我才能许你最大的幸福。你放心,我娶北厥国仓若钰为妃,只是权宜之计。”

可这权宜之计成了事实,仓若钰怀孕了。而她被打入冷宫,从此孤灯相伴。

这一夜的梦,反反复复,梦境越来越有血有肉。

到了下半夜,她便清醒了,坐起身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上网查周公解梦。然而网上没有任何信息能解释她这样一个完整的,带着故事性的梦意味着什么。

熬了大半夜,直到清晨听到寺庙敲钟的声响,她才起来,去拜见无玄大师。无玄大师见她疲惫不堪的样子,摇了摇头。

带着她盘腿坐在蒲团上诵读经文。袅袅沉香,无玄大师平稳无波的声音由远而近,由近而远的似隔空传来。她心神恍惚,似乎听到母亲的声音,在她极小的时候对她说。

“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能力,否则会被人当成怪物来看。”

咚……咚……咚……

无玄大师停止了诵经,而是敲了三下木鱼,禾诗才从那阵恍惚之中清醒过来。

“你母亲早已永登极乐世界,反而是你,心魔难除。”

“心魔?”她反问。

“施主,你前缘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记,这一世才会诸多烦忧,放下,方得始终。”

“我该如何做?”

“从哪里来,该由哪里去。”无玄大师双目清明,看着她,仿佛在看着遥远的过去。

“我从哪里来?”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自有定数。”

无玄大师不再说话,而是目送她离开。

周成明偶尔会给她打越洋电话,语气里早已忘记之前的不愉快,电话内容都是听他絮絮叨叨在国外的所见所闻,分享大事小事。

禾诗不吱声,也不挂断。如果有事忙,便会开了免提,任他自言自语,而自己忙自己的事。他俩都没有朋友,亲人也都已经不在世,所以感情虽谈不上热络,但彼此心中以兄妹相称。

“禾诗,我想定下来,不想再漂泊了。”周成明忽然感伤。

而禾诗正在翻着一本地藏经,正看到万法皆是因缘所生,即是因,也是果。如果超度众身,脱离六道轮回。脑子里便想起了无玄大师说的,由哪里来,回哪里去。所以心不在焉的听着周成明的话。

“禾诗,你在听吗?”

“嗯。”

“我说我想定下来了,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再也不飘泊。”

“你早该这么想,师父也不会被你气死。”禾诗脱口而出。

周成明确愣在电话那头,沉默不语。

“我挂了。”

“再见。”

禾诗挂了免提,继续看地藏经。窗外的天,乌云密布,似要下大雨。索性躺回床上补眠,昨夜被梦境干扰,便未睡好。

外面风雨大作,窗户被风吹的哐当作响。她竟然又做梦了,越来越清晰的梦,甚至能体会到梦中的痛楚。

梦里,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之下,整个木制的窗户像被雷电劈成两半,屋内也随着闪电,被照的苍白。

她躺在一张冰凉的床上,肚子绞痛,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一粒一粒的冒出来。旁边站着一个老妇,哭着对她说。

“六姑娘,你再忍忍,大夫马上就到。”

她已经痛的精神恍惚,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大夫不会来的,大夫不会来这无人问津的六池宫。随着一阵一阵的剧痛,她的身体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是血,染红了整个床单。

一旁的老妇惊惧的喊道。

“六姑娘,你撑着啊。”老妇已惊慌失措,哭的不能自己。

“你别哭,去叫三王爷凌恒来。”她算平静。

“好,好,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老妇踉跄着,连伞也未撑,便赤脚跑了出去。

风停了,雨也停了,她面如死灰躺在床上。

许久之后,老妇才回来。如她所料,一个人回来的,噗通一声跪在她的床前。

“三王爷不肯来,他说六池宫里人的死活,他不管。”

“六姑娘,对不起。”

老妇跪在床前哭声凄厉,比她这个流了产的女人还凄厉。

“他在哪里?”

“在钰妃的房内。”

一瞬间,她的脸成了死灰色。

血已不再流了,她挣扎着爬了起来,不顾老妇的拉扯。一个人走出了这座冷冰冰的六池宫,目光茫然,力气已被抽空。

此生,再无可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