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佚名写的小说王妃她战死沙场了全本小说阅读

2021-11-26 10:58    编辑:西瓜文学网
  • 王妃她战死沙场了

    这里为网友提供《王妃她战死沙场了》小说章节,以及沈云初谢景宸结局,作者文笔非凡,不容错过。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言
    立即阅读

《王妃她战死沙场了》 小说介绍

王妃她战死沙场了(沈云初谢景宸)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佚名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王妃她战死沙场了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王妃她战死沙场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王爷,夫人……回来了。”


王府门外,寂静无声。


谢景宸看着门外飞扬的白蟠,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台阶下,将士们的头上都系着白条,而身后赫然是两副黑棺!


谢景宸愣在原地,一时间竟无法开口,许久才上前:“沈云初呢?”


他目光不停地在将士们身后搜寻着,却始终不见她身影。


“王爷,节哀。”


将士说着,让开了路,“左边是沈老将军的,右边是沈小将军的。”


谢景宸闻言,目光落到右边那棺淳上,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甚至觉得是沈云初在搞鬼!


他压着心里泛上来的慌,大步上前,一把将棺盖推开。


与此同时,谢景宸手中握着的丹青掉在地上,慢慢展开,与棺中沈云初的面容相映衬!


这时,马蹄声传来。


紧接着,只见一太监下马来到谢景宸面前,高声宣旨:“皇上有旨,沈云初无才无德,不安于室,愧为人妻,自即日起与谢景宸和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钦此。”


太监话刚落,阴沉的天忽然响雷阵阵。


响彻云霄的巨响仿佛在谢景宸脑子里炸开了,除了轰鸣声,只剩下眼前棺中沈云初那张惨白的脸。


他两腿一颤,险些跪倒在棺旁。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沈云初怎么可能就这么了,她以前不是上过战场吗?不是也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吗?


忽然,谢景宸伸出手,死死攥住沈云初的双肩:“沈云初!”


然任凭他怎么呼唤,眼前的人始终紧闭着双眼,连同掌心的温热都被僵硬冰冷的躯体冻伤了般颤了颤。


看着谢景宸充血的双眼,将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前将他拉开:“王爷,请让沈小将军安息吧。”


一句话像是利刃划痛了谢景宸的伤口,他怒目圆睁地推开他们:“滚开!”


说完,他朝府门口的小厮厉声道:“带王妃回府!”


闻言,小厮脸色一僵,怎么样也不敢动。


谢景宸咬牙暗骂一声,强忍着酸涩眼眶中的泪,俯身一把将沈云初抱了起来。


见状,太监忙拦住了他:“王爷不可!沈小将军以现在的身份是不能进……”


“住口!”谢景宸满含狠戾的眸子狠狠剜了太监一眼,“她的身份就是摄政王妃。”


谁也不会想到,他之前那般厌恶沈云初占了这王妃之位,却在沈云初屍后为她护住了这王妃头衔。


谢景宸喉结滚动着,低头望着怀中的沈云初:“本王带你回去。”


沙哑的声音就像潜藏着深深的落寞,只因怀中那再也不会苏醒的人。


正当他准备进府时,又是一阵马蹄声。


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再带一道圣旨而来。


所有将士及百姓纷纷跪迎,唯独抱着沈云初的谢景宸没有跪。


李公公早听皇上猜测过他会如此失态,也没有在意,展开圣旨高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征北将军沈云初赤胆忠心,宠固河山,为救万民水火卒于仁义,朕甚伤。兹特追封沈云初为骠骑将军,谥号忠武,其父追封为卫将军,谥号忠肃,其兄封为幽州土地神,永享世人香火!后事交由礼部以国葬之礼郑重相待,钦此!”


听着这般沉重的圣旨,谢景宸只觉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了。


他看着沈云初,视线渐渐模糊,只剩下心上如锥刺般的疼痛。


一喜一丧的两道圣旨就这么交代了沈云初短暂的一生。


李公公走到谢景宸面前,劝道:“王爷,人屍不能复生,还是让沈小将军入土为安吧。”


本是一句安慰的话,却让谢景宸如遭重击。


入土为安,入了土便安了吗?


紧缩的心顷刻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噗”的一声 谢景宸吐出一口鲜皿。


刺眼的红与泪水一同砸落在沈云初的银白盔甲上,如同在雪地里绽开了一朵红梅。


在意识陷入黑暗前,谢景宸唤了一声:“云初……”


————


将军府内灯火通明。


沈云初身着甲衣,坐在椅子上,看着桌案上墨还未干的纸,眼里情绪不明。


那是她刚刚完笔的遗书。


也是自从陪父从军出征以来,她写下的第四封!


沈云初不知这遗书何时能用上,却明白不过早晚之事罢了。


这时,门被推开,丫鬟走了进来:“小姐,圣旨到了。”


沈云初闻言,沉默地将遗书折起,郑重地压在了镇纸下才前去接旨。


待接下圣旨,半月后她便又能同父亲一起出征了。


只是不知,再归是何日。


也不知那时,那人又如何……


思及此,沈云初眼中微黯,带着点丝丝的苦。


前厅。


沈云初跪在地上,听太监宣旨:“皇上有旨,兹将军府嫡女沈云初端方有礼,深得朕心,特赐渊政王谢景宸为正妻,半月后成婚,钦此。”


话音落地,在场的人都呆愣不已。


圣旨明黄轻薄,落到手里却重如千斤。


沈云初看着久久无法言语。


见她这模样,沈父叹了口气:“既是圣旨便不得违抗,此次出征,为父自己去即可。”


闻言,沈云初看向父亲,那斑白的两鬓让她心中一紧。


父亲年过花甲,征战多年落下了一身的病,如今一到湿冷天便刺痛难忍,连手脚都在发抖,如何能上得战场?!


想到这,沈云初攥紧了圣旨:“我去求皇上将婚期延后,待我与您从战场归来再成婚也不是不可。”


说罢,她抬脚便要往外走。


沈父将人拉住:“你留在京城,也好照顾你兄长,爹上了战场也能安心。”


提及兄长,沈云初渐心一窒,步伐也随之止住。


她兄长沈安尘,将军府嫡长子。


本该同她爹一般战功赫赫,光耀门楣,却未曾想到一出生便失智,至今心智还如孩童般。


这也是她明明是女儿身,却还要随父亲征沙场的原因。


“放心,待此战结束,爹便向皇上辞官,告老还乡。”


沈父看着不发一言的女儿,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开。


望着父亲佝偻的背影,沈云初鼻尖一阵阵发酸,却尽数被她掩盖住。


半月后,沈父出征。


而沈云初也坐上了花轿,嫁去了渊政王府。


喜房中。


透过眼前的喜冠垂帘,沈云初抬眸望着几步外同样身着喜服的男子,心里情绪奔涌。


谢景宸,她被赐婚的夫君,渊政王府的主人。


亦是自己倾心多年却不曾表达心意之人!


在她那四封未见天日的遗书中,每一张上都写有他的名字!


无人知晓,当惊诧褪去,她拿着那赐婚圣旨之时,曾有一瞬庆幸。


庆幸那人是他!


谢景宸睨着了眼沈云初,薄唇轻启:“你父亲出征,你出嫁,将军府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冰冷而带着讥嘲的语气像把烧红的刀子捅入沈云初的心口,痛的她脸色一白。


她没想到在这新婚之日,夫妻之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的薄凉。


交叠放在腿上的手缓缓收紧,沈云初竭力将心底的痛意压了下去。


可她不想谢景宸对误会自己,更不想辱了将军府,只能忍着那痛解释:“圣上赐婚,我不得不从。”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