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得知女儿被欺负,妻子含泪摔碎那枚玉佩六月天在线阅读-得知女儿被欺负,妻子含泪摔碎那枚玉佩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26 14:16    编辑:西瓜文学网

《得知女儿被欺负,妻子含泪摔碎那枚玉佩》 小说介绍

《得知女儿被欺负,妻子含泪摔碎那枚玉佩》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六月天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得知女儿被欺负,妻子含泪摔碎那枚玉佩》 第2章 免费试读

江北机场。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将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数十辆直升机盘旋再机场周围,甚至连装甲车都出动了。

“报告首座,按照您的命令,机场已经全部戒严,请指示!”

一名肩扛两杠四星的战官神情肃穆,一个小时以前,他突然接到龙夏战部最高指挥官的命令,让他立刻接管机场,但具体原因上边也没说。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的男人声音,“那架战机怎么样了,是否平稳降落,里边的人在什么地方?”

战官一头雾水,“报告首座,这里并没有任何战机降落,不过五分钟以前,根据雷达显示,倒是有一架来历不明的超音速飞机飞过,但并没有停留,现在已经飞离了江北上空。”

“什么,那架战机没有降落?”

电话那头微微一怔,突然惊呼道,“不好,他们一定是选择了伞降的方式!”

“伞降?”

战官一脸疑惑道,“这可不可能啊,根据雷达显示,那辆战机飞行高度至少万米以上,以两倍于音速的超高速飞行,且没有任何地面标识,再加上现在是黑夜。”

“这种情况下,伞降无异于是找死,成功率不到千分之一.......”

“那是你!”

电话那头咆哮道,“记住,第一,千万不要以你的眼光去衡量那个人,他的实力远超你的想象!”

“第二,整个江北战区,立刻进入特级装备状态,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行动!”

“第三,马上派出最精锐的情报人员,立刻给我查,江北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有消息,立刻想我汇报!”

“是!”

江北市东郊。

昏暗潮湿的房间。

“叔叔,小花听话,小花会乖,小花会洗衣服做饭,求求你不要砍小花的手好不好........”

一名约莫四五岁大的小女孩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一双噙着泪花的大眼睛里满是无尽的恐惧。

“呵呵,可是不砍了你的手,你怎么帮我赚钱?”

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面目狰狞的朝小女孩一步步逼近。

“爸爸,爸爸快来救救小花,爸爸!”

小女孩吓得拼命后退,手里死死攥着脖子上的一枚黑色吊坠。

啪!

“你个小野种,哪儿的爸爸,给我老实点!”

旁边一名穿着豹纹皮裙的女人朝着小女孩狠狠扇了一巴掌,随即抓着她头发强行朝着刀疤脸推了过去,吩咐道,“手脚利索点,下刀要快,一会儿血流干还怎么让她上街讨钱去?”

“可是这小野种动来动去的,等会儿一刀下去血肯定要乱窜啊!”

刀疤脸手里拎着拼命挣扎的小女孩,显得有些为难。

“真是废物,就不知道想想办法吗!”

豹纹女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将小女孩推搡在地,随即从旁边抽出一根鞭子,狠狠朝着小女孩身上抽去。

“我看你还敢不敢乱动,再乱动,再乱动抽死你!”

豹纹女面目狰狞,小女孩被打得皮开肉绽惨叫连连,“别打了,别打了,小花听话,小花保证不乱动了!”

小女孩被打得实在受不了,只能选择妥协,瑟瑟发抖的将一只小手主动伸了出去。

“嘿嘿,这就对了嘛,还是黄姐你有办法。”

刀疤脸露出个狰狞的笑容,手里明晃晃的砍刀缓缓抬起,随即唰一道狠狠朝着小女孩的胳膊斩了下去!

“爸爸!”

小女孩在极度绝望和恐惧中呼喊了一声。

嘭!

也就在同一时刻,大门突然嘭一声被人踹开,一个圆滚滚的人影如同鬼魅一般冲了进来,轰一声重重一拳,将刀疤脸连人带刀一起砸飞了出去。

“你们这帮杂碎,还有没有点儿人性了!”

史南北瞪着眼怒声爆喝,一眼就看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

采生折割!

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指的人贩子将拐来或者买来的小孩,活生生的弄成残废,然后扔在大街上当小乞丐,成为他们的赚钱工具!

“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豹纹女被着突入起来的一幕给吓坏了。

“什么人?专门送你们这些砸碎下地狱的人!”

史南北说着,抬手便准备将眼前这个狗东西击杀。

“慢着!”

这时候,林洛突然抬手制止,四周张望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影子。

然后盯着豹纹女沉声问道,“夏皖心呢!”

“谁......谁是夏皖心,我......我不认识.......你们找错人了........”

豹纹女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林洛轻轻皱了皱眉,他明明感应到,那枚坠子的信号是从这里传来的,难道,自己搞错了?

“咦?”

这时候,史南北突然咦了一声,轻轻蹲在地上,盯着小女孩的脖子打量一阵,然后冲林洛道,“老大,这不是你的坠子嘛?”

林洛猛然扭头,看见那小女孩的脖子上,赫然带着一枚和自己身上那枚一模一样的黑色月牙坠子!

“小妹妹,能告诉叔叔,这枚坠子是哪儿来的吗?”

林洛连忙走上前,一把将小女孩脖子上的玉坠抓了下来瘫在手心,和自己那枚一模一样!

小女孩遍体鳞伤,虚弱道,“叔叔,不要拿小花的坠子好不好,妈妈说这是爸爸留给小花的,小花每次想爸爸的时候,只要摸一摸坠子,爸爸就会知道小花在想他。”

“叔叔,求求你了,不要拿走小花的坠子好不好,小花听话,小花乖,你砍小花的手吧,小花一定不哭........”

林洛微微一怔,随即脑子嗡的一声!

他突然想起,五年前他离开那个女人的那天夜里,女人把身子交给了他。

仔细一看,这小女孩的眉毛,眼睛,竟然像极了自己,难道........

“想跑!”

这时候,史南北突然一把将准备偷偷开溜的豹纹女拽了回来。

豹纹女连忙道,“两位兄弟,我跟你们无冤无仇,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要钱说个数,要人的话,这小畜生就算你们的了,细皮嫩肉的是个极品,再砍断胳膊腿儿弄惨一点,一定大把赚钱!”

轰!

林洛猛然回头,死死盯着豹纹女。

一双眼睛精芒迸射,眼神里满是无尽的怒火,还有来自地狱一般的滔天杀气!

“我是她的父亲!”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