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贱全本小说(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贱)全文阅读

2021-11-26 15:18    编辑:西瓜文学网

《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贱》 小说介绍

《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贱》是作家暮色云遮创作。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书中精彩内容:...

《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贱》 第3章 免费试读

“医生要你到医院一趟,从昨晚开始打你电话一直不接。什么事那么忙?你不要总是跟那些男人鬼混,你是许家大小姐……你是……”

“妈,我知道了,一会儿过去。”

许倾城匆匆挂了电话,她不解释,解释也说不通。从许家接二连三出事后,赵岚的情绪不稳定,许倾城不想刺激她。有些事说了她也解决不了,索性不说了。

手机挂断被男人抽出去丢到一边,许倾城手掌撑在他肩头,“傅少,盛世集团的注资,你……”

“那要看你能让我兴奋到什么程度。”男人狭长的眸子扫着她。

许倾城只觉得每一寸肌肤都被投下了一把火。

她手臂攀上他的脖颈。

傅靖霆抱了满手柔腻,骨头要被缠断了。

……

许倾城从浴室出来,她抄起自己衣服,这男人破坏性太强,没法穿了。

床上丢着一个礼品袋。

红色长裙。

傅靖霆已经收拾好自己,他正盘着袖扣从衣帽间出来,就看到她正套上衣服,裙摆从她腰上一下落下来,发出轻微的扑声。

她回头。

素着脸,脂粉未施,倒把她身上的那股要他命的妖媚劲儿洗了大半。

红衣黑发,肌肤像是刷了粉,白的发亮。

傅靖霆喉咙发痒,他伸手扣住领带正了正,看她,“一个尤物放身边几年,叶听鸿倒是忍得住不碰。”

许倾城语塞,嗓子堵的紧。

她穿上风衣将自己裹紧了,腰带一系将那艳红色遮的干干净净。

他对她没有半点怜惜,也对,谁会给一个投怀送抱的女人足够的耐心。

许倾城疼到眼泪都绷不住,给他肩膀上留了一个足够深的牙印。

他表情怪异的问她。

“许小姐,蓬门今始为君开,上一句是什么?”

神经病!

许倾城手指掐着他的胳膊。

恍惚中,她竟还有心思去想。

上一句是。

花径不曾缘客扫。

她咬牙,狠狠骂了句,靠!

许倾城穿上鞋子,她踩上站到傅靖霆跟前,这男人太高,她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在他面前也显得小鸟依人,高跟鞋能让她心理上觉得有那么一点筹码。

“傅少,是否注资我不勉强,但如果你能给供应商打个招呼,不要断供,给我们一定时间的账期。”

不要断供,履行合同,产品出去就会有现金进来,最起码会把融资的周期拉长,股东会上她也有话可说。

目前几个大的供应商迫于叶氏的压力,要求现款结算。

这对盛世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许倾城将手机拿出来,“如果你有注资的打算,我可以把财报发你看看。”

她倒是把账算得清清楚楚。

傅靖霆手指捏住她下颌,抬高,他微低了头,眸光探进她眼睛里,勾唇问她,“你觉得你给我的兴奋值值得我做这些吗?”

“……”

许倾城压着耐性,“我觉得值得。”

“值得?”

他这一副打太极的模样,让许倾城狠狠深吸口气,一句贱人被她死死咬在嘴里。

“你昨晚,”许倾城狠狠闭了下眼,脑海里有个小倾城用力抽了她一巴掌,把剩下的几个字憋了出来,“好几次。”

她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耳朵根有抹不太明显的红痕。

傅靖霆突然笑出声,语带戏谑,“数着了?几次?”

“……”

“下次要不要掐一下时间?”

“……”

许倾城很绝望,她到底为什么要跟他讨论这个。

退一万步。

“荣泰化工。”许倾城点了一家供应商,这是盛世最大的原料供应商,“我知道傅家有这家企业的股份,只要给我一年,不,半年账期。傅少一个电话的事情。”

许倾城几乎是卑躬屈膝。

她真是恨死了这样跟人讨价还价。

心底的耐心一点点消磨,她的暴脾气几乎要压不住了。

但她知道压不住也得压,心里抓心挠肝的。

傅靖霆还真有点期待他再压一把她会不会直接原地爆炸。

不过他今天有事,所以好心放过她。

男人手指勾了下她的下巴,“好。”

他答应,当着她的面打了个电话。

许倾城看一眼拨出去的号码,荣泰化工的荣总。

傅家的面子,荣总是要卖的。

许倾城松口气,她拎了自己的手包,转身要走。

傅靖霆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将人扯回来,“我什么时候想收利息了,别忘了付一下。”

“……”许倾城嘴角咧开,扯出一个十分虚假的笑容,“好啊。”

……

许倾城回家换了身衣服,直奔医院。

许盛昌中风,她请了护工,但是赵岚坚持要在医院照顾。

一辈子没吃过苦,这时候反倒遇上这种变故,赵岚的精神状态便不太稳定,有轻微的抑郁倾向。医生嘱咐她不要再受刺激。

许倾城经过万食楼时买了赵岚最喜欢的水煎包。

她上到神经内科。

病房里赵岚和护工刚刚帮许盛昌翻身,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这会儿连句话都说不利索。

许倾城偏头将眼底的涩意压下去,她走进去将水煎包递给赵岚。

赵岚不接,故意不搭理她。

许倾城也不在意,她把食盒放下,走到病床前。

许盛昌看到她,嗯嗯呜呜的想说话。虽然听不出来,但许倾城知道哪怕现在,他依然担心盛世。

“爸,你别担心,好好养病。盛世集团的状况在好转,合作多年的供应商看在你曾经的面子上也没为难我,还主动延长账期给盛世喘息的时间。”许倾城脸上凝着笑意。

许盛昌眼角有些湿润,他清醒时盛世已是千疮百孔,众人急着撤出止损,又怎会雪中送炭。

他手臂抬起来,没有对准方向,又放下。再抬起……

几次之后,许倾城突然明白过来,她忙握住许盛昌的手。

许倾城的眼突然涩涨的厉害,从来女儿与父亲最贴心,那个为她遮风挡雨的人倒下去,她被迫一肩担起重任,被现实逼着长大。

她怕眼泪掉出来,忙起身,“医生让我过去一趟,我去看看。”

“不用了,医生刚查过房,你爸的情况稳定。”赵岚声音冷锐,盯着她的眼神很冷,“你昨晚去哪里了?”

“在家。”

“还想骗我?”赵岚声音陡然尖锐崩溃,“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家里你在哪里?”

许倾城手指蜷了下,沉默。

她不说话,赵岚的情绪绷到极点发泄不出来,她突然疯了似的去扯许倾城的衣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