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蛇仙by星南在线阅读

2021-11-26 16:53    编辑:西瓜文学网
  • 蛇仙

    《蛇仙》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星南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星南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惊悚
    立即阅读

《蛇仙》 小说介绍

小说《蛇仙》讲述了精彩内的故事作者是星南。小说精彩节选:...

《蛇仙》 第1章 免费试读

我出生那天,一条体型粗大的银环蛇咬伤了我妈。

银环蛇的毒性猛烈,一旦处理不好就可能一尸两命。

家里三代单传。

我爷气得抄起锄头就砸死了那条毒蛇。

而我妈被咬伤后,没多久羊水就破了。

我爸急得抱起我妈,就往河对岸的镇医院赶。

船老大见我妈要生孩子,拦着不让上。

说宁在江中死,莫在江上生。

江中阴气重,冤死横死的人太多。

孩子万一生在江上,一船的人都讨不了好!

形势危急,我爷我爸那顾得了这些,执意开船。

结果船至河中心,怎么划都划不动。

急得船老大直求菩萨保佑。

恰巧不巧,我出生了。

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风云突变,雷雨交加。

船桨折在河里,渡船直打转。

河水翻涌,雾气升腾。

万蛇涌现嘶吼,游向江中。

更有水罗汉拍船借命。

船老大见状,吓得晕死在了船上。

我爷在船上一阵折腾,才上了岸。

等到了医院。

我却高烧不退。

可手脚却异常冰凉,各种药吃了都没用。

眼见这命快保不住的时候。

我爷出去一天,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块骨头,冲成粉喂给了我喝。

还剥了一块蛇皮给我裹身子,说能护我身上阳气。

如此,这病才总算好转。

但从那以后,我爷却整天唉声叹气,日渐苍老。

我刚一岁,我爷的身子骨就垮了。

临走前,他将一面刻有蛇形图案的骨牌,挂在我的脖子上。

说他不在了,这骨牌能保我平安。

还对我爸妈说。

他走以后,就用那张蛇皮包盖他的棺。

再把他埋在蛇岭山下做聘礼。

还说我十八岁时我必有一劫。

若是真过不了。

就让我拿着骨牌,去蛇灵山上。

他已经给我说了媒……

没多久,我爷就咽气了。

这一晃,十七年过去了。

这十七年里,我身体非常健康,很少生病。

我爸妈也很少提起过这事儿,或者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当时年纪太小,更是不记得此事。

只是从小到大,却时不时的梦见一个白衣大姐姐。

白衣飘飘,仙气灵动。

很温柔,她喜欢在梦里和我玩儿,或者坐在我床头抚摸着我的脸。

然后很温柔的告诉我;让我快快长大!

但是,我每次都看不清她的脸。

可在十八岁前夕,我却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出现了一条黑白相间的大蛇,头上好像都长出了角。

那蛇盘在大老树上,一圈一圈的,巨大无比。

伸长了脖子,距离我很近很近。

还对着我不断吐着蛇信子。

“滋滋滋……”

那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看着大蛇那发绿的眼睛和巨大的身体。

害怕急了,浑身都在抖。

想要喊却发出声,想要逃却不能动。

就在我以为,我要被这条大蛇吃到的时候。

那条蛇却突然开口,嘶哑的说道:

“借的命,该还了……”

说完,那巨蛇猛的一张嘴。

对着我就咬了过来。

下一刻,我从梦中惊醒。

看着熟悉的房间,这才长出口气儿。

坐在床上,发现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人也昏昏沉沉的。

深吸了几口气儿,也没太在意。

穿好衣服,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

我爸正在涂纸人。

见我这才起床,没好气道:

“瞧瞧你,半夜不睡,中午才起。

这才放假几天?就没了个人样。”

“好了好了,儿子刚高考完,放松几天而已。

快起洗把脸,吃饭了啊!”

我妈的声音从厨房响起。

我整个人都迷糊。

“嗯”了一声便去了卫生间,刚准备捏开水龙头。

可就在我抬头一瞬间。

却发现卫生间的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扭曲的蛇脸。

卫生间光线昏暗,镜子里的蛇脸扭曲,一脸诡笑。

一声蛇双眼冒着绿光。

刚和我对视,便“嗖”的一口咬向了我。

本是一面普通的镜子。

这个时候,却随着那张蛇脸由内到外,猛的凸了出来。

我还没从之前的噩梦中缓过劲。

见到如此恐怖一幕,整个人凉了半截。

被吓得“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整个人都跳出了卫生间,脚一滑摔到了地上。

满脸惊恐的,望着卫生间的方向,不断往后撤步。

我爸我妈听到声音,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蛇,蛇!”

我指着卫生间。

我爸听到“蛇”这个字眼,特别敏感。

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疾步来到卫生间,左敲又打:

“那有什么蛇?你迷糊了吧?”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妈将我扶起。

看着一切正常的卫生间和镜面。

眼花了?

定了定神:

“爸,我应该是花眼了。

昨晚做了噩梦,刚看到镜子里出现一张蛇脸,吓到了!”

“看花眼了?”

我爸扭过头,一脸严肃的望着我。

我妈也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望着我爸,略有所思。

“你看到一条什么蛇?做了什么梦?”

我爸也很严肃的开口。

我也没犹豫,将我之前做的噩梦,一口说了出来。

可当我爸妈听到。

一条大蛇再向我讨命。

而且还是一条黑白相间的银环蛇时。

我妈惊恐的捂着嘴巴:

“德胜,这、这可咋办啊?

是,是不是那事儿要来了?”

我妈拽着我爸的胳膊,一脸焦急。

我爸没说话,只是脸色沉到了极点,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他扫了我一眼,一把拉过我的右手手腕,将我的睡衣往上一撩。

下一刻,便见到我右手手腕之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如同一条蛇纹的黑线。

那黑线从手腕开始,蜿蜒蔓延到了我的手肘窝。

见这么一条,如同蛇纹的黑线。

我爸惊得抽了口凉气。

我是也被吓了一跳。

昨晚还好好的。

这一大早,手臂上怎么出现了这么一条蛇纹黑线?

同时,我爸又拽出我挂在脖子上的蛇纹骨牌。

只见我戴了快十八年,而且白森森的骨牌。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不见一点白色。

“爸!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一脸的惊愕。

还用手还搓了搓。

我爸却一声长叹:

“别搓了,搓不掉。

你爷爷说的事,终究还是应验了。

看样子,这是那条被打死的蛇。

要回来向你索命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

以前把我出时的事儿当故事听。

可谁知道,爷爷的临终遗言竟然要应验了。

我带着惶恐,再问我爸:

“爸!这个咋整啊?”

我妈也急得眼睛都湿了:

“真是那东西,要来向景川讨债吗?!”

我爸眉头紧皱,点了点头:

“当年它死有余辜。

不管它现在是个什么妖物邪祟。

只要它敢来,老子就敢收……”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