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精彩小说天命王侯金锋关晓柔全文免费阅读

2022-01-15 16:09    编辑:西瓜文学网
  • 天命王侯

    金锋关晓柔的小说《天命王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体现了作者金锋用心写作的心态

    金锋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天命王侯》 小说介绍

天命王侯小说(主角金锋关晓柔)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天命王侯》 第78章 免费试读

送走张启威,金锋让钟五把副将徐骁喊了过来。
两人在大帐里围着地图和沙盘,商量了半个多时辰,一直到掌灯时分,徐骁才离开。
从金锋的大帐出来,徐骁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带着几百军卒上了左侧小山,把当初上山伐木制造投石车的那一批军卒换了下来。
当天晚上,战俘营格外热闹。
汉奴们每人都发了一块麻布,一个粗粮窝窝头。
麻布虽然不大,却可以用来遮羞。
窝窝头也硬邦邦的,却是他们这近一年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最重要的是军爷已经记下了他们的户籍,只等验证之后,就会放他们回家了。
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汉奴,做牢房根本来不及,德宁军干脆就砍了些树,在空地上围成一圈,把所有汉奴都关了进去。
在验证结果送回来之前,他们必须待在这里,接受德宁军看管,还要被绳索拴着手脚。
好在德宁军并未把绳索捆死,而是系成了镣铐的样子,可以行走,也可以吃饭,只不过跑不起来,行走也不方便,不小心就会被绳子绊倒。
绑绳子的时候,德宁军交代了,一旦发现谁敢私自解开绳子,一律处死。
汉奴们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和获救相比,区区不方便算得了什么呢。
战俘营外,张启威问道:“细作都查出来了吗?”
“将军放心,党项人和咱们中原人说话语调不一样,找出他们很简单。”
副将说道:“总共找出来二十六个细作,其中有两个还想装哑巴蒙混过关,都被我砍了。”
其实这两个人到底是细作还是真哑巴,副将并不确定。
也不在乎。
反正汉奴这么多,死两个不算什么。
“还是要小心点,晚上值班的人手增加一倍。”
俘虏和汉奴们吃喝拉撒都在俘虏营,所以附近气味很臭,张启威交代一声便捂着鼻子离开了。
身后,汉奴们早已习惯这种臭味,俘虏营依旧热闹无比。
有人为即将回到故乡放声大笑,也有人为亲人死在党项低声哭泣。
一直到后半夜,战俘营才终于安静下来。
汉奴们哭累了,也笑累了,三五成群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负责看守的德宁军士兵也个个哈欠连天,有些已经靠在柱子上打盹。
凌晨四五点,是一天中最暗的时候,也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间。
德宁军本来就不是什么军纪严明的铁血部队,一众看守的士兵绝大部分都靠在柱子上睡着了,只有两个人没睡,凑在火把下边下狼吃娃娃棋。
就连火把也灭了大半,也没人去重新加油点上。
围栏里,一处没有火光的角落,少了一只耳朵的年轻汉奴微微睁开了眼睛。
小心翼翼看了看周围,缓缓起身。
汉奴们睡得太挤,独耳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旁边的人。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揉了揉眼睛,问道:“黑狗哥,你要去茅房吗?”
“嗯。”
黑狗只能点头。
“那我跟你一起吧。”
孩子爬了起来,两人一起走进角落临时搭建的旱厕。
尿完之后,孩子正准备出去,黑狗突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摁到地上。
孩子剧烈挣扎,不停踢打黑狗。
可惜毕竟还是个孩子,又一直营养不良,根本不是黑狗的对手,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渐渐地,孩子停止了挣扎,满脸绀红,眼珠凸出,死死盯着黑狗。
“泥蛋儿,你别怨狗哥,狗哥也是没办法……党项人扣了我媳妇儿还有女儿,我今晚要是不动手……明天她们就活不成了……”
黑狗一屁股坐到地上,低声呜咽着合上孩子的眼睛。
可是当他手一拿开,孩子的眼睛又睁开了,依旧死死的盯着他。
黑狗又试了几次,每次都一样,干脆放弃了。
“泥蛋儿,你要是真恨狗哥,狗哥也认了,明天狗哥就过来给你作伴,到时候你想杀想剐,狗哥都随你!”
黑狗把孩子的尸体藏到旱厕最深处的角落,然后走了出去。
他并没有回之前睡觉的地方,而是站在空地中央,先轻咳了两声,然后仰头打了个哈欠。
这是党项人告诉他的接头暗号。
果然,黑狗刚刚闭上嘴巴,营地中就有十几个人悄悄坐了起来。
他们都和黑狗一样,有亲人被扣在党项。
为了亲人,他们只能铤而走险出卖同伴。
一群人绕开下棋的两个士兵,躲在相对宽松一些的暗处,互相解开手脚上的绳子,钻出围栏。
十几分钟后,黑狗按着白天的记忆,带人摸到了德宁军放兵器的帐篷。
解决掉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看守士兵,每人背着一捆军刀,悄悄摸向关押党项俘虏的地方。
张启威虽然纨绔,但是却没糊涂到轻视党项俘虏。
这片空地绑了一排排柱子,每两个柱子之间都横着一根梁,距离地面大概两米左右。
党项俘虏们都被绑着双手,吊在横梁上。
个子高点的,双脚勉强能够着地面,个子矮的,只能被悬空吊着。
这几天,已经有好几十党项俘虏被生生吊死了。
至于上厕所,对不起,你直接落在裤子里吧。
这里的守卫也明显要比关押汉奴的地方严格得多。
还有一小半的看守士兵没睡觉,甚至还有两队新兵一直在保持巡逻。
黑狗一群人躲在暗中又等了十几分钟,距离关押党项俘虏比较近的一处帐篷,突然着起大火。
当晚风不小,很快,这处帐篷周围的两座帐篷也被点燃。
“不好了,走水了!”
负责巡逻的几个士兵,最先发现火情,一边吼叫,一边飞快往着火的方向跑。
火势越来越猛,士兵的注意力也全都被火情吸引,没人注意黑狗已经带着人摸进了党项俘虏所在的围栏。
“大家动作快点,如果运气好,大家还来得及回汉奴营。”
黑狗交代一声,冲到最近一处横梁,用刀子割断党项俘虏的绳子。
然后往地上扔下一把军刀,又冲向下个党项俘虏。
被释放的党项俘虏也马上捡起军刀,释放同伴。
等德宁军士兵发现这边的情况,党项俘虏已经被释放了一大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