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爆款小说饿着肚子的鹰《秩序尊主》在线阅读

2022-01-15 17:10    编辑:西瓜文学网
  • 秩序尊主

    《秩序尊主》是作者饿着肚子的鹰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饿着肚子的鹰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秩序尊主》 小说介绍

《秩序尊主》小说作者是饿着肚子的鹰。书中精彩片段:...

《秩序尊主》 第4章 免费试读

云开,虽姓云,却与云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五年前一场诗会,博得了一些声名,在云家的米行里当一名筹算伙计,挣一些工钱维持生计。

也是五年前那场诗会,让两个原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有了交点,那一年他十二岁,聂雨筱十一岁。

聂雨筱是天之骄女,而他云开是酒鬼的儿子。

就从那一天开始,聂雨筱走进了云开的生活,教他功法武艺,谈论诗词歌赋,日子久了,两人相互暗生情愫。

云开恨自己的无能,明明他所见过别人施展的功法看一遍就能领悟,可是他身体却聚不了气,修为上连淬体都不能。即便他能够施展再繁杂精绝的功法套路,身无玄力,那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中看不中用。

可就算如此,云开也从未放弃,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再尝试。

聂雨筱曾安慰他,即便不能修炼又如何?你诗才惊艳,上京赶考若能高中,自有底气上门提亲,这世间的路并非只有修道这一条。

但是这一切,对于今天来说,都只不过是一场笑话,半个月前云开就听闻了聂家和云家的联姻之说,云开无数次去找过聂雨筱,却都未能见到,甚至还有一次被聂家的护卫给打了出来。

心中有多爱,此时心伤的就有多深。

但是,云开绝不允许聂雨筱嫁给云俊熙,若是曾经的一切都是笑话,只是聂雨筱对他的可怜,聂雨筱嫁给其他任何人,云开会伤心,但绝不会想去阻止什么。

可是云俊熙不行。

这些年云开深知云俊熙的为人,他十二岁跨入真玄境,十八岁跨入灵玄境,是镇海城第一少年奇才一点也不为过,可是他人品却是与他的天赋截然相反。云俊熙很多行径都为人不齿,甚至人神共愤。

只因为他是云家少主,苦主敢怒不敢言。

就云开所知道的,这几年受云俊熙凌辱的女子都有数十个之多,甚至还有人被他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玩弄至死的。

不管聂雨筱初衷是什么,是不是背叛了他,但云开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聂雨筱羊入虎口。

在得知聂雨筱同意这门婚事开始,云开的人生本已经无从眷恋,今日又何惜一身剐,也要让聂雨筱知道云俊熙的真实面目。

回到小院,推开门,云开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将酒壶放在了桌子上。当然,这个小院可不只是住着他们父子二人,而是六户人家挤在着回字形的四合院里,他们父子只占其中的一间而已。

“懦夫!”

突然的呵斥打断了云开的思绪,他进门就没有注意到从他有记忆以来一直都醉醺醺的父亲此时却是大马金刀的坐在床沿,目光凌厉的望着他。

迎着这样的眼神,云开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

可是父亲怎么能这么说他?自己长这么大,你除了给了我生命,天天把自己灌醉还做过什么?

“不服吗?”

“我不是懦夫,我只恨自己身体没用,白长了一身皮囊却不能修炼!”云开几近歇斯底里,所有的委屈、愤怒、不甘在这一刻喷涌了出来。

“笑话,我云战天的儿子怎么会是废物?”父亲在一刻大笑起来,同时他的眼角滑落下两行泪珠。

云战天?父亲不是叫云不悔吗?

父亲叫云不悔,这是云开懂事后从别人那里得知的,云开长这么大,从有记忆以来,父亲每天都与酒为伴,从未清醒过,而他们父子之间的对话,从未超过三句。

所以云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究竟是怎样的,他只能靠打听得知一些当年事。

听说十七年前,父亲带着他就像是凭空出现在镇海城一样,云家给他们父子安排了这么一间居所,每个月都会给他们父子送来一些钱粮。

但是他父亲从不与任何人结交,在云开还小的时候,父亲每天出门唯一的事情就是打酒、买一些吃食。

自云开懂事以后,这些事就成了云开的事,若不是云开懂事得早,生命力足够的顽强,像他父亲这样照顾孩子,云开恐怕早就夭折了。

这是云开第一次看到父亲清醒的样子,眸光凌厉,让云开感觉似乎处在梦中。

父亲清醒开口的话语,却自称云战天,莫非今日父亲终于要告诉他的身世了吗?

“你心有死志,这瞒不过我,就因为一个女人?”云战天说。

“十数年来,诋我、辱我、欺我者何其多?大丈夫要么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这些年唯一能给予我温暖的人,我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所托非人?”

“既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所托非人,那么就自己去争取,我云战天的儿子看中的女人岂能拱手相让?”云战天的话语充满豪迈之情,他的眼神仿佛睥睨天下。

云开诧异的望着父亲,但还是摇了摇头,父亲醉了一辈子,哪怕清醒一次说的也是醉话。

“大丈夫要么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说这句话的底气呢?”云战天站起身,双手搭在云开的肩膀上,目光深邃的盯着云开的眸子。

父亲看似很随意,云开却是咬牙坚持着,他从不知道父亲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云开倔强的昂着头,迎着父亲的目光,随之,云战天挤出一抹并不协调的笑容,也许是因为太久太久没有笑过的缘故,这个笑容很难看,却是浸润了云开的心田,第一次感受到了父亲的温和。

“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父亲......”云开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因为今天一切都太稀奇了,父亲的双眸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

十七年,他第一次看到父亲清醒时的样子,第一次看到父亲的笑容,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夸赞,第一次听到父亲跟他说了超过三句话......

云战天松开手,背着手走到门口,抬头望着苍穹,久久不语,良久之后,长叹了一口气,退了回来,关上了门。

“自你五岁偷看云氏子弟修炼到今天已经十二年了,这十二年你虽聚不了气,却从未放弃过,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重来,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的爬起来,无数次遍体鳞伤,你都能自己舔舐伤口毅然的站起来。”

原来我的一切父亲都看在眼里。

云战天闭着眼睛,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我今天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云开不明所以。

“是甘于平凡?还是明知百死一生也要去争取那唯一的生路?”这句话是问云开。

云开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我绝不甘于平凡。”

云战天摇摇头,毕竟云开不知道今天的选择将会意味着什么,一旦选择了后者,他将违背了妻子的初衷,当儿子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就会陷入无休止的杀戮和阴谋诡计之中,说万死一生也不夸张。

一旦开始,这条路没有人会知道会通向何方。

但是云战天豪气一生,怎能眼看着儿子就此平庸下去?甚至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去争取,看着她被嫁作人妇。

云战天皱了皱眉头,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坐到床上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