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华媛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2022-01-15 17:26    编辑:西瓜文学网
  •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华媛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小说介绍

主角叫丁若瑜季时简的小说叫做《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它的作者是华媛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第4章 免费试读

既然妹妹不知道这府里的规矩,那就让我来教教妹妹!婢女谋害主子,按照家法自是应该削去十指,剜出双目,断其臂腿,取一寸厚的木板打其腰下部位,直至断气。

那婢女一听,身子骤然发抖。

丁乐宁在旁边深吸一口气:你个丑八怪平日里就疯疯癫癫的,分明是你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水,彩月不过想要救你性命,你却恩将仇报,意图杀人灭口!

阿娘说了,目前丁若瑜不能死,但她的彩月今儿也不能死。

丁若瑜转过头去,冷眼盯着彩月,微微勾唇,配上那暗红色印记,活脱脱的一个地狱阎王。

看来这个刁奴在妹妹面前颠倒不少是非黑白,妹妹不忍心下手,那姐姐倒是不介意代劳,前面几项都太难受了,也会脏了我的手,直接最后一下吧。丁若瑜转动手腕,柔声里带着一股阴森,别怕,我动手快,不会很疼的。

说着,丁若瑜就要去拿旁边手腕粗的棍子。

看的彩月尖叫一声:救命啊!杀......

话还没说完,丁若瑜身形一动直接来到人的面前,那股狠辣的气势让站在前面的人不自觉的往两边走。

丁若瑜满意勾唇,拖着那湿漉漉的彩月往外走。

丁乐宁心中忐忑:丑八怪!你要是敢动彩月一根手指头,我就......

你就干嘛?

丁若瑜猛地扭过头来,鹰隼一般的目光直勾勾的看向丁乐宁,眸子里满是狠毒,打断我的手,还是叫人过来给我再添新伤?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丁若瑜抄起旁边木棍,对着彩月的*就是一棍子。

疼痛感直击彩月大脑,硬生生将人疼晕了过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却见丁若瑜踢死狗一样踢开彩月的身子,指着旁边瑟缩在角落里的青栀道:剩下的,你来。

青栀不可置信的抬起手来指着自己:奴婢?

没多余的解释,丁若瑜将手里的棍子扔过去,说出的话让人胆寒:泼醒了再继续!

今日不杀鸡儆猴,来日还会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过来找茬。

她没记错的话,青栀便是整个候府里对原主忠心的。

眼看着青栀将人给泼醒,又重重的将棍子给抡下去,彩月哀嚎一声,脸色胀红。

打晕了再泼醒,泼醒再继续,如此反复,大冷天的,血迹混着水竟然在彩月的*上结了冰。

旁边几个小丫头不由自主的瑟缩在丁乐宁身边。

疯了,全都疯了!

丁若瑜就是个疯子!

眼看着彩月再怎么泼都泼不醒,丁若瑜这才缓缓转身看向众人:今后要是再有拎不清的以下犯上,彩月今日,便是你们日后的模样!

什么模样?

声音一出,让丁乐宁顿时欣喜不少,才刚见人影就匆匆跑上前去梨花带雨。

娘!这个丑八怪把彩月打昏死过去了,方才甚至还想要将女儿推下湖水去!

周围婢女也叽叽喳喳的开口要状告丁若瑜的罪行,可刚要说话就被丁若瑜一记眼神逼停。

来的,是二房夫人徐丽敏,听完丁乐宁控诉以后抬头冷眼瞧向丁若瑜:是这样吗?

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寄居在宁南侯府的,又因原身父亲常年不在家,家中只有老夫人,便仗着老夫人撑腰,如此行为。

她占据了原主的身子,自然是应该替原主讨回公道!

二娘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战斗力为多少吗?还偏偏要问这些?

徐丽敏嘴角一抽,放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今日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这,你是不是就真的对你妹妹下手了?

她不仅仅是想要对丁乐宁下手,还想把丁乐宁一家彻底赶出宁南侯府!

丁乐宁在旁边看着,见丁若瑜不说话,当即开口道:娘,您跟这种人废话做什么?要我说,就去找奶奶,奶奶一定能够做出最好的决断的!

真是愚蠢,她还正想着过去看看那个老夫人呢。

徐丽敏冷眼看了一眼丁若瑜:还愣着干什么,把大小姐带过去,让老夫人询问询问!

等人到达大厅的时候,老夫人已经坐在上面了,看着丁若瑜慢悠悠进来,当即开口道:逆女!你还不跪下!

丁若瑜反笑:若瑜未做错任何事情为何要跪!?

好一个丁若瑜!好一个不听话的!

二房家的说的没错,要是留着这个不知轻重的丑八怪,整个宁南侯府都要跟着遭殃!

老夫人深吸一口气:你残害姐妹在先,又险些打死一个婢女在后,你还说你没做错什么?

那我到要问问祖母是怎么算的。

丁若瑜气势不减,大有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那婢女彩月事先侮辱主子,按照家法理应处死,我不过让青栀将人打昏了,只是小惩而已,哪里算得上是错?

丁若瑜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老夫人:还是说,在祖母眼里,孙女就应该受人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即便一个小小的下人,我也不能出手教训么!?

老夫人气笑了。

徐丽敏见机开口:你怎么跟你祖母说话的!

丁若瑜扭过头来,丝毫不畏惧的看向徐丽敏:二娘倒是说说,若瑜还做错了什么?

眼看着丁乐宁在二房身后做缩头乌龟,丁若瑜先发制人:祖母与二娘都说若瑜陷害妹妹,那请问,妹妹身上可有什么伤口?当时在场者,可否看见我对妹妹下手?

这一身衣服都没有换掉,照旧是珠圆玉润的。

反观她,一身湿漉漉的无人问津,明知是被歹人陷害,老夫人却偏偏什么都看不到眼里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