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宁若乔沈阁安全文完结版小说阅读

2022-01-15 18:55    编辑:西瓜文学网
  •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月落惊蛰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 小说介绍

小说《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是作者月落惊蛰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宁若乔沈阁安,讲述了......

《穿书后我在精分世子手下苟命》 第2章 免费试读

什么?简直胡闹!果不其然,宁侯爷气血上涌,对着宁若乔就生气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不只是宁侯爷一个,沈阁安也将那句话听得明白,他直直地看着对面的宁若乔,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死皮赖脸缠着他的人是她,让言灵儿误会他和她的关系也是她,好不容易因为双方家族势力结合,他们两个也在今日订下亲事,这一日还未过,怎么又反悔了?

我没有胡闹。宁若乔郑重地说,像世子殿下这么好的人,我配不上。

沈阁安悠悠在旁抱着双臂,等着宁若乔继续接着往下说。

外人在场,不好再失了礼仪发火,宁侯爷只好来到宁若乔耳边,咬牙切齿,若乔你在搞什么,你不是喜欢世子殿下,非他不嫁吗!

我改主意了。带着一身的水,宁若乔在夜晚风中对宁侯爷道:爹,女儿之前一时糊涂,总是缠着世子殿下,如今女儿醒悟了。

她这样属实反常,宁侯爷瞪大眼睛,甚至怀疑他这女儿是不是刚才脑子进了水。

就连沈阁安也没办法再无动于衷地听下去了,他皱起双眉,道:若乔小姐,可是本世子做错了什么事,惹得你不快了?

哎,打住。

宁若乔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可不要把锅甩给她好吧,搞得她好像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一样。

那倒不是,是我配不*。宁若乔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增加力度,实不相瞒,今日和世子殿下订亲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梦里的观世音菩萨对我说,我命中犯煞,将来会对自己的夫君造成极为不好的影响,菩萨建议我与世子殿下解除婚约,并且去寺庙清修一月。

宁若乔的谎话信手拈来,她都搬出观音了,古代这些人还是信菩萨的吧?

然而沈阁安差点当众失笑,好在他悬崖勒马,保持住脸上表情的矜持,只是担忧吃惊道:观音菩萨心肠好,怎会断人姻缘,况且这只是若乔小姐你的一个梦罢了,信不得。

宁若乔:

她深吸口气:世子殿下,你就说离不离吧。

不等沈阁安回话,宁侯爷早已经听不下去,怒斥宁若乔道:简直胡说八道,杏儿,还不快扶小姐回房去!

是,侯爷!

杏儿一把拉上宁若乔的胳膊,想把人带走。

然而宁若乔仿佛脚上钉了钉子似的,杏儿根本拉不走她。

若乔,你究竟是怎么了?宁侯爷痛心疾首。

沈阁安这会儿安慰宁侯爷道:侯爷,方才若乔小姐不小心落水,定是受了惊吓,这才胡言乱语,侯爷不必放在心上。

让世子殿下见笑了

宁若乔看这两个没一个听她的,抑制不住声调:订个亲而已,男未婚女未嫁,解除婚约又不是什么难事,解除之后,你去追求你的白月光,我保住我的小命,你好我好大家好!

拉走!拉走!宁侯爷不耐烦地对杏儿挥手。

宁若乔立马被下人拖走,声音逐渐远去,她的话一直回荡在沈阁安的脑海里,引得他皱眉沉吟好半晌。

还真是中邪了,竟说这种胡话!宁侯爷嘀咕。

我认识一位方士,明日我便让他上府来为小姐瞧一瞧吧。沈阁安表现得善解人意。

见他真没有因为宁若乔的冒犯而动怒,宁侯爷忍不住感谢一番,那就麻烦世子殿下了。

回世子府的路上,下人也嘀咕:世子殿下,看来这宁小姐真是中邪了。

沈阁安没说话,他坐在轿子里,整理衣袖,突然一阵急剧的头疼袭来,眼前一黑,沈阁安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那双墨色眸子含着利刃,如悬崖浴血傲慢的孤狼,戾气遍布。

沈阁安急促地呼吸着,修长手指痉挛抽搐在一起,他被人贯穿胸口,捣碎心脏,这是下了地狱了?

世子殿下,到了。

恰巧这时,轿子落地,震了一下,轿帘掀开,一丝暗光可怜地照射进来。

沈阁安二话不说,凌厉出手,狠狠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黑白无常?

世子殿下!其他轿夫皆是大惊。

听见这个称呼,沈阁安忍住滔天的杀意,睁眼看去,蓦然发现时间和地点与记忆中的都不对。

眼前的世子府牌匾干净,没有一丝凋零落败之感。

而他的身上,也没有那个致命伤。

他拿捏住性命的这个人,也不是所谓的黑白无常。

怎么回事

翌日一早,宁若乔就被屋外一阵念咒似的声音吵醒。

吵什么呢!宁若乔穿好衣衫,正一肚子火没处撒,外面又吵闹得紧,当即气势汹汹开门出去。

外面几个道士摆开台子,正符咒乱飞,桃木剑乱舞,看得宁若乔一阵莫名其妙。

杏儿凑上来冲她解释:小姐,侯爷和世子殿下怀疑您中了邪,这几位是世子殿下特地找来为您驱邪的!

我没中邪。宁若乔翻个白眼,指着那几个嘴里念念有词的道士警告,别舞了,烦着呢!

然而并不顶用,其中一个年纪轻轻的道士更加起劲地拿着桃木剑,拿碗喝下一口雄黄酒,张口便喷在宁若乔的脸上。

宁若乔:

妖魔鬼怪快离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那小道士继续念念有词,丝毫没注意到宁若乔已经黑成锅底的脸色。

小姐您别冲动!杏儿急忙抱住发狂的宁若乔,阻止她去殴打那几个道士。

恰巧这时,一个耳熟的男声传了过来,沈阁安不知为什么又跑到她这侯府上来了。

若乔小姐,大清晨怎如此大火气?

你试试在熟睡时,被一群叽哩哇啦的人吵醒的感受?宁若乔的起床气还没散,说话也不客气。

沈阁安今日一身月白华服,倒是衬得他整个人更加耀眼夺目,温润如玉。

他笑着解释:我绝无恶意,是若乔小姐昨夜情况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我才找了他们前来做法。

宁若乔并不接受男主这样的好意,婚约没取消,又被人怀疑是中邪,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她明眸一转,忽然将视线落到了一个小道士身上,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子之后,宁若乔的心中大喜。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