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完结版阅读《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最新章节目录

2022-05-13 19:37    编辑:西瓜文学网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小说介绍

爆火言情小说《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潇湘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楚湘湘京墨,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第2章 免费试读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楚湘湘穿上了那条淡紫色的衣裙,看到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镜中的她,一袭淡紫色立领长衫,上面绣着蝴蝶的图案,下裙是白色马面裙,上面的花朵栩栩如生。她肤若凝脂,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头上轻轻挽着一个发髻,斜插着一支紫色步摇,有几分雍容华贵。

楚湘湘心里啧啧赞叹,真不愧是相府千金,出落的就是美,随便穿一件裙子,就显得如此气派。

秋月见着楚湘湘高兴,连忙溜须拍马道:小姐穿上这身可真是好看,能生生的把几位小姐都压下去呢。

楚湘湘听了这称赞,心里也高兴了起来,面上还要维持着白莲花的人设,我蒲柳之姿,哪里比得过姐姐妹妹们呢走吧,再不去就该迟了。

春花秋月一人一边地扶着楚湘湘,她们主仆三人沿着相府长长的廊道走了许久,才走到了于明月的明月阁。

这一路上看了相府的院子,发觉这个地方和江南园林有些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小巧精致的庭院,蜿蜒曲折的廊道,再配上些池塘,活脱脱的一副江南美景呐。

可楚湘湘没有来得及欣赏这些景色,就被春花秋月扶到了明月阁的大堂中,明月阁不愧是当家主母的院子,一草一木都透露着精致。

刚踏入明月阁的大堂,就见到上座之上坐着的一位六旬老妇人,看起来应该是相府的老夫人,老妇人鹤发鸡皮,目光炯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老妇人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一位中年妇人和一个小姑娘,两人眉眼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看样子是一对母女。

楚湘湘心里也有数了,这对母女应当是相府夫人于明月和她嫡出的三小姐楚湘兰,于明月身着黛蓝色衣裙,有几分侯府千金的模样,生的也算大气。

一旁的楚湘兰,穿一件粉色的衣裙,十二三岁的年纪,显得十分娇俏,大大的眼睛中透露着几分不怀好意,尖尖的下巴搭配上小巧的鼻子,有几分绝代妖姬的味道。

楚湘湘恭恭敬敬地给于明月以及老妇人行了个礼,给母亲请安,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眼里是没有她这个庶女的,但是碍于情面,还是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二姑娘的身子如何了?虽然说已经是入春了,可是池子里的水也甚是冰凉,没有冻坏你吧?

楚湘湘按照白莲花的人设,娇娇弱弱地回道:多谢祖母关心,孩儿无碍。

老夫人刚想和楚湘湘多聊几句,见听得外头传道:大小姐到!

于明月冷哼了一声,这个让人不省心,总算是来了。

老夫人暼了于明月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

楚湘湘转头望去,想看看这个传说中倾城绝色的女主到底长什么样,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明媚的眼睛,那眼睛似乎有吸引力,让人一瞧就能陷进去一样。

这人身着白色立领长衫,搭配烟灰色大袖衫,腰上系了一个荷包,里头沉甸甸的,看起来装了不少银两。头上简单挽了一个发髻,斜插着一只梅花簪,洁白的脸上不施粉黛,有几分美若天仙的味道。再仔细看,她眉若远山,肌肤胜雪,容颜绝色,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宛如那高岭之花。

楚湘湘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句,真不愧是本书的女主,长的就是非同凡响,和她这副身体的容颜不相上下就是这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像我那闺蜜。

楚湘湘看着楚湘云,可以从她的身上看到林香芸的影子,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林香芸可没有这般好颜色。

楚湘云缓缓走来,对着堂上的老夫人盈盈一拜,问祖母安。

于明月鼻孔出气冷哼了一声,你就这么不将我放在眼里?

楚湘云抬头看了于明月一眼,眼神之中似乎有电光火石飞逝,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个呼吸,楚湘云才默默行了个礼,女儿的眼神不好,看您穿着这么朴素,一时之间竟然没认出您来,还以为是吴妈妈得了什么新衣裳呢。

你!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仗着你外祖家势大,竟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于明月品出楚湘云话里的含义,敢情她在暗讽她年老色衰呢!这口气,叫她怎么咽得下去!

好了,你也是做人家嫡母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老夫人见局势紧张,连忙打了个圆场,训斥完于明月之后,又扭头对着楚湘云厉声道:跪下!

孩儿哪里有错?为何要跪!楚湘云一副不服输的模样,梗着脖子与老夫人顶撞。

楚湘湘见状,心里大呼救命,这真是女主?这未免也太猛了吧!

正当楚湘湘疑惑之际,就见楚湘云突然抚着脑袋,嘴里碎碎念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跪下下来,卑微地说道:祖母,孩儿知错。

楚湘湘被眼前这副变故吓得一愣一愣的这楚湘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老夫人十分疼爱楚湘云,基本上是什么事都替她兜着,正因为如此,前期的于明月根本奈何不了楚湘云分毫。

既然你知错了,那便罚你抄十遍《女诫》吧。老夫人见楚湘云突然换了幅嘴脸,也不打算深究,只是顺着她的台阶下了。

于明月见此事又要高高举起,轻轻放过,气的有些牙痒痒,母亲,您忘了正事呢!

哦?我老糊涂了你是指二姑娘落水一事?老夫人的脸色变了变,顺着于明月的话说了下去。

正是呢,听二姑娘院子里的春花来报,二姑娘这落水,来的蹊跷似乎是和大姑娘推下去的二姑娘,你说呢?

楚湘湘见这里有自己的戏份,刚想说话,脑子里就冒出来系统的声音:宿主,别忘了你的任务!

一听到这话,楚湘湘不由得头疼了起来,心里纠结的很每每看到这楚湘云,就让她想起来她的好姐妹林香芸,对着这与她性格相似的人,她还真的下不了狠手。

无奈之下,楚湘湘只得装出一副娇娇弱弱的白莲花模样,这事我也记不清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就已经在池子里了至于关不关大姐姐的事,我也说不上来呢。说完还有模有样地看了楚湘云一眼,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

脑中传来系统清脆的声音,恭喜宿主,任务完成,得到一年的生命值。听到这话,楚湘湘才松了一口气。

于明月见了楚湘湘这副模样,见缝插针道:母亲,你看大姑娘把二姑娘吓成什么样了!平日里大姑娘就爱作威作福,把下头几个妹妹都压的喘不过气来!如今出了事,二姑娘都不敢指认大姑娘呢!

一旁的楚湘兰听到这话,连忙上前说道:母亲这话不假,平日里大姐姐总是仗着自己是原配正妻所出的唯一子女,对咱们这些妹妹,都没有好脸色呢。

老夫人的脸上让人看不出喜怒,只是默默地听着,任由下面的人闹。

楚湘云身边跟着的婢女,倒是个忠心护主的,见大伙儿都来编排自家小姐,忍不住站了出来反驳道:老夫人,我们家小姐什么性子,您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自先夫人死后,大小姐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想远离这是是非非。可谁曾想夫人还是找上门来,扰大小姐安宁,硬生生地把大小姐逼成这副模样!

你这大小姐尊贵,外祖是战功赫赫的夏家,谁敢来找她晦气!我看她就是仗着有夏将军撑腰,才敢如此大逆不道!于明月见这个小婢女牙尖嘴利,生怕老夫人着了她的道,连忙装作一副娇弱被人欺的模样,跑到老夫人面前诉苦。

楚湘云冷笑了一声,我虽不愿与你们虚以委蛇,但如今你们这副嘴脸,真叫我觉得恶心!夫人莫是忘了,咱们楚家一门五个姑娘,若是我名声有损,传到外头了,旁人也只会觉得父亲御下不严夫人不为自个考虑,也要为了咱们楚家的名声考虑呐。若是让人知道,我们楚家出了这个忤逆狂妄的女儿,你说,他们会不会说我们楚家是家风如此呢?

你!你这是要让我们给你陪葬!楚湘兰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楚湘云的鼻子说道。

大姐姐,三妹妹,你们都消消气,咱们都是一大家子的姐妹,一荣即荣,一损俱损。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和和气气地说呢?楚湘湘见眼前这个场景,还是打算帮楚湘云说说话,反正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最好还是能够在女主那里做一些补救,免得最后真的招了女主的恨,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楚湘云暼了楚湘湘一眼,怨怼道:你就别装好人了,你想攀污嫁祸我,门都没有!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小伎俩么?还妄想两边都不得罪,门都没有!

这番话,让楚湘湘成为了众矢之的,老夫人和于明月的眼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有些无语,果然女主的大腿不是那么好抱住的。

楚湘湘捂着脸,演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姐姐这么说可就是误会我了,我也只是希望这个家一团和气咱们和和气气的,外头才会夸赞咱们,于咱们这个家的名声,都大大有益呢。

不错,二姑娘说的对。一道中年男声从楚湘湘的身后传来,楚湘湘顺着声音往后一看,正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正是这家的主君,这个身体的父亲,楚禾。

楚禾把家族名声,官运仕途看的无比的重要,据说他出身寒门,是娶了夏泱泱和于明月才发达的,靠着亲家的帮衬,才能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位置。

楚湘湘心里松了一口气,有这个贪慕虚荣的爹爹在,楚湘云怕是出不了什么事了,毕竟楚禾还要依靠着夏将军的余威混迹官场呢。

可是楚湘湘算漏了一点,于明月的母家颖川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是文官里数一数二的人物,相比之下,楚禾更要倚仗于家。

楚禾三两步就走到了堂前,恭恭敬敬地朝老夫人行礼,问母亲安。

老夫人见楚禾来了,微微颔首,既然主君回来了,就好好管一管今日这事吧。

楚禾连忙推辞道:内宅的事,一向都是由母亲您说了算,儿子刚下朝,见各个院子里安静,只有夫人这明月阁热闹,这才一探究竟。

老夫人见他有这份孝心,脸上也欣慰了许多,有接着问道:大姑娘,你可是真推了二姑娘下水?

楚湘云绷着个脸,我可没有这么恶毒的心肠,父亲常教导我与人为善,这敦敦教诲时时刻刻记在我的脑海里,我才不会对妹妹下毒手呢。

那你这话的意思,是二姑娘攀污你了!于明月话头一转,矛头直指楚湘湘。

众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楚湘湘的身上,楚湘湘急中生智,连忙磕头说道:夫人,您的事,我是真的什么也没看到,您不必一有机会就想着如何处置我!楚湘湘知道自己帮着楚湘云说话,得罪了于明月,左右都是两头不讨好,还不如将于明月得罪到底,最后换到主角阵营里面去。

去她娘的鬼任务,我不接了!一年寿命也够我苟的了!

这一语激起千层浪,本来坐下的楚禾连忙站了起来,惊讶道:你说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楚湘湘装作一副柔弱的模样,看了看于明月又看了看楚禾,低头抽泣道:爹爹,我不敢说!

于明月指着楚湘湘大骂道:你少在这里攀污我!

楚禾见于明月一副市井泼妇的模样,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有什么话,让二姑娘说完,你这这副模样,哪里还有相府夫人的样子!

于明月得了训斥,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用恶毒的双眼死死盯着楚湘湘,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