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赵洛凝季时苏小说完本在线

2022-05-15 08:47    编辑:西瓜文学网
  •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_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篇小说,文笔细腻,主张的是以宽广的胸襟示人,对做人有很大启示。

    席雀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 小说介绍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小说(主角赵洛凝季时苏)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夫人总在被迫侍寝》 第5章 免费试读

赵老爷气愤地拂袖而去,而经此一闹,赵洛凝将成为季家二少奶奶的消息,也传遍了赵家的角角落落。

很快,出嫁的日子就要到了。

赵家对赵洛凝出嫁一事,能有多怠慢就多怠慢。眼看着婚期将近,连嫁衣都还没做,自己缝制是不可能的,赵洛凝只能自己出门去买嫁衣。

她一出门,却带着采雪直往火石店奔去。

现在这商人善钻营,便是这普普通通的火石也被他们玩出了花儿,居然还有在火石上镶玉的,若不细看,还会以为是一块玉石。

赵洛凝一下就相中了那块镶玉火石,对店小二说道:「这火石我要了。」

采雪连忙拦住。「姑娘,这火石都快赶上您的嫁衣了。」

「能报仇,就值!」

赵洛凝拿着火石出了门,居然直奔添香楼而去。若不是采雪拉着她,她早就冲进去了。

看着赵洛凝一副要杀人的样子,采雪也吓坏了。

「姑娘,您莫不是要杀人放火吧。」

「放火是要放,但不是烧这添香楼。」

冤有头,债有主。虽然老鸨可恶,但是这添香楼里多的是身世凄惨的姑娘,她不会让这些姑娘白白受到牵连。

「那姑娘你也不能就这样往里面冲呀,被人看到了你名声还要不要了!」采雪想了想,道:「我去吧!我只是个小丫鬟,我没事!」

她好不容易将赵洛凝劝住,让她在添香楼对面的酒楼等消息,自己则找小二借了个头巾遮住了脸,敲开了添香楼的大门。

没多久,采雪就出来了。跟着采雪一起出来的,还有一群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劲装男人,看这打扮也不像是来添香楼喝花酒的。

「老鸨好像很忙,我把东西给她了,还把银子也塞给她了,她没空跟我多说就接下了,说她会去上礼的。」

这个结果赵洛凝不意外,添香楼的老鸨是出了名的贪财,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干,赵洛凝伸手指了指楼下的那群黑衣男人,问道:

「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我也不知道,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把老鸨吓得直哆嗦。」

「在添香楼找人?」

「许是某个恩客看上了添香楼的姑娘,想要娶姑娘回家做偏房,姑娘不肯就叛逃了,所以恩客才会找老鸨要人吧。」

赵洛凝:「」

采雪不去写话本子,真是浪费了她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了。

婚期很快就定下来了,一切从速。

季家也算是给足了赵家面子,三聘六礼一件不少,八抬大轿进门准备接赵洛凝出府。

赵洛凝盖著红盖头出门的时候,赵老爷称病连面都没露,赵洛凝的亲娘赵夫人称病没有露面。

赵老爷骂不到赵洛凝,听说就天天在房里骂赵夫人。赵夫人本来想来看看赵洛凝,都被赵老爷给呵住了。

唯一露面的,就是赵家二夫人。

她如愿以偿,满面风光,活像自己嫁女儿一样。

赵家好歹也算是凰城的大家族,到底是家里姑娘出嫁,赵家还是办了三天流水宴,来上礼的三教九流的都有,其中以添香楼的老鸨最为引人注目。

赵家人虽然不待见,到底也没办法,好在老鸨也算是识眼色,知道众人都不待见她,只是送了一个锦盒便走了。

赵家人这才松了口气,打开锦盒一看,是一块成色很不好看的玉石。

二夫人皱皱眉头,转手将锦盒交给了自己的贴身嬷嬷。

账房正想在账本上记下账来,被二夫人制止住了。

「不用入账了,难不成我赵家还给她一个老鸨还礼不成。丢那儿吧。」

虽然这石头成色一般,好歹是个石头,老鸨送来的东西,也就只能给她充充私库了。

账房先生应声点头,将礼盒并其他贵人们送来的礼物,一起送进了许夫人的房里。

赵洛凝一直在房间里等消息,听说礼盒已经送到了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婆子刚给她上好妆,赵洛凝看着铜镜里那个画得像鬼一样的女人,眉头紧皱。

「婆婆,您确定这妆要这么浓吗?」

这上妆的婆婆是季家派来的,对她的态度尚算和蔼,耐心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这是我们府上规矩,这妆容啊,是越厚越好呢。」

赵洛凝只能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这是什么奇葩审美」,一边任由著婆子在她已经扑了七八层粉的脸上,再补上腮红。

好不容易定好妆,赵洛凝只觉得自己走一步,脸上的粉就能掉三斤。不过好在这吓人的模样都被藏在了红盖头之下。

赵洛凝被采雪扶著出了玉竹苑,走出了赵府。

在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

赵洛凝早就已经厌烦了赵府的一切。

懦弱的娘,仗势而骄的小娘,娇生惯养的妹妹,行事鲁莽的大哥,游手好闲的三弟,是非不分的爹这就是个深不见底的泥潭。

纵然她逃脱赵家的方式是做妹妹的代嫁新娘。

「小姐,花轿来了。」

就这样,在并没有多少人祝福的情况下,赵洛凝坐上了花轿。

听说,赵洛凝的花轿刚出门没多久,赵家就发生了一场大火。

二夫人的贴身丫鬟许嬷嬷差点烧死在房里,被人发现的时候手上还握著一块火石。

恁许嬷嬷百般辩解许夫人也不信,将她贬为了粗使婆子,那之后许嬷嬷的精神就有些不正常了。

当然,这些都和已经出嫁了的赵洛凝无关了。

也不知道经过多久的颠簸,久到赵洛凝双腿都坐得麻木了。

终于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到了」。

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路从城门口响到季府的家门。

已经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的赵洛凝被人从花轿里扶了出来,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人带到了大堂。

堂前放著两块红蒲团,赵洛凝这才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要和人拜堂成亲了。

听说那季家二少站都站不起来,那她今天要和谁拜堂。

赵洛凝正暗自揣度,手中握著的红绸带一紧,似乎是另一头被人抓住了。

一道醉醺醺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不不要扶我我我可以。」

醉得让人担心他下一刻就会倒下去再也起不来了。

在媒人的一声「一拜天地」中,赵洛凝握著红绸带和男人一起朝着大堂外的天地鞠了一躬。

到了二拜高堂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突然一歪,毫无征兆地就往赵洛凝这边倒了过来。

赵洛凝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而她,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男人熊抱住了。

这个风流二少,居然在婚礼上就对她无礼?!

实在是太过分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