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金瞳神婿苏尘无左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22-05-15 10:58    编辑:西瓜文学网
  • 金瞳神婿苏尘

    《金瞳神婿苏尘》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无左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

    无左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金瞳神婿苏尘》 小说介绍

这本《金瞳神婿苏尘》是由作者无左所写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内容:...

《金瞳神婿苏尘》 第4章 免费试读

“爸!”

面前的岳父范天阔,眼里一直带着几分可怜,应了声“嗯”,进了店里。

今天是古玩街的街庆日子,所以范家上下都出动了,来招呼生意。

李淑华四处检查挑刺儿,见店内墙角有处灰尘没处理干净,立马又是喝道。

“姓苏的,滚过来!”

“看你擦的什么东西?我说过什么?”

“老娘要的是一尘不染!”

反复的话,落在范青的耳朵里,让范青有些不耐烦了。

不禁劝道。

“妈!苏尘早饭都没吃,一直忙到现在,您还这么苛责,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他这德性做个小事都做不好,有什么用?我过分!”

“当初要没他这废物,你跟黄少成了婚,我范家至于在静海混成这样?”

听得这话,范青觉着可笑。

讥嘲道。

“当初我与他成婚,那也是爷爷的话。”

“你们也一口允诺了!如今爷爷死了,你们反倒是各种嫌弃,合适吗?”

“难不成,你还想编排爷爷?”

一听范青道出当年的实情,祭出了老爷子,李淑华也是气结。

“你...!”

苏尘听见这话,有几分意外。

他没想到的是,范青竟也会为自己说话。

内心那莫名的想法又被坚定了。

“青儿,马上!我就会不一样了!等我!”

念此,苏尘的思绪不禁被拉起。

五年前,他贵为静海第一豪门,苏家大少。

苏家惨遭灭门之后,他被范老爷子救下收留,苏尘为报恩,便是答应老爷子,入赘范家!

同时,范老爷子附加了个条件,五年里,他不许动用苏家瞳术!

就这样,他身负苏家绝世传承,金瞳之术,不可施用!

肩上还有苏家灭门之仇。

可为了报恩,为了约定!

他忍了!

苏尘心头喟叹,五年!转瞬即逝,明日,正将辉煌!

正是屋内一阵争执。

店门里却是忙进来一人,高声喜色一句。

“哎呀,范大美女,你们家店可是让我好找啊!”

范青听声回首,来人正是之前跟自己预约好卖货的孙总。

不等范青回应,李淑华见状,赶紧喜色迎上。

“哎呀,孙总!”

“您怎么亲自来了,东西让人送来就是啊!”

李淑华很自然的换了脸色,她听自己女儿说过,今天孙总要来。

孙元天,静海市碧海蓝天房产公司的总经理。

见招呼自己的不是范青,孙元天干巴巴的笑了笑。

“我这不是答应过范大美女吗?这不,之前说的玉壶春暖瓶,开个价!”

孙元天将手里的盒子递了出去。

李淑华使了个脸色,范青赶紧接过,打开一看,也没看的仔细,毕竟之前,她已经跟孙元天验过货了。

便是点了点头。

可苏尘却从孙元天的眼里看到了狡黠与奸诈。

心头沉思!

“有古怪?”

便是忍不住的提前动用了瞳术。

只见苏尘眸中闪过银光。

噌——!

他看破纸盒。

霎时心惊。

“假的?”

范青这边却笑应。

“行,我看过了,那?孙总,咱们就是之前说的,五十万?”

就在范青答应,准备回身取钱时。

苏尘却是拉住范青,摇摇头,低声道。

“假的!”

轰!

一句却如失落湖心,激起千层浪!

虽然是低声一句,却是引来李淑华和孙元天的双双翻脸。

怒意瞬间爬满李淑华和孙元天的脸。

假的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打眼!

啪——!

李淑华没有犹豫直接反手一耳光,厉声一句。

“混账东西,说什么呢?”

孙元天也是压着心头怒火,面色铁青道。

“我孙元天,堂堂碧海蓝天的总经理,会出手一个假货?”

苏尘虽挨了一巴掌,可面色依旧坚定,沉声道。

“假不假,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淑华听见,当下大怒,扬起手就要再打。

“废物,你再给老娘话多!”

“滚出去!”

然而一巴掌还没打下,却是被范天阔一把拉住,因为就在刚才范青打开盒子的一瞬间,范天阔看到了些猫腻。

“淑华,等等!”

范天阔焦急拉住。

李淑华见此,不禁厉声喝道。

“怎么?范天阔!你还敢袒护?”

“你想被抽?”

范天阔见李淑华已经翻了脸,当下自己却是焉了。

“不是...我...!”

范天阔低声了,他虽然贵为静海小有名气的鉴宝师,可他也是实打实的怕老婆。

“好歹再仔细验证一下不是吗?不管苏尘说的是真是假,但是验货也是咱们的规矩不是?”

孙元天当下暴跳如雷,指着范家上下怒责道。

“好啊!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你们休想好过!”

“一个废物女婿还懂鉴宝?母猪都上树了!”

孙元天骂骂咧咧。

范青见情形一下子无法收拾,便是问。

“理由!”

苏尘深呼吸一口,看了看范青怀里的盒子,随手取出,随后捧着瓶子解释道。

“玉壶春暖瓶,这东西最早出现在宋代,以后各个朝代虽然都在烧制,但是每个历史朝代的造型和装饰不同,从宋至清,年代越是晚,瓶的颈部越短,腹部越大、越圆,圈足越宽!”

“同时,元代为卵白釉,明初为甜白釉。”

“且不说这个短颈大腹不符合元代设计,青釉是卵白釉吗?是甜白釉吗?”

苏尘一针见血!

指着瓶底质问孙元天。

这话一出,满场皆惊,顿时让范天阔与范青二人诧异七分。

但苏尘没有赶尽杀绝。

随后又笑道。

“不过,孙老板我理解您!”

“想必应该是孙总的手下给您来时,拿错了!所以才有了这个闹剧,您到时候再拿个真的来就是了!”

苏尘见孙元天脸上羞红无比。已经知道自己说的没错。

他挨了一巴掌,心里虽气恼,但依旧把话说的漂亮,给了孙元天一个台阶下。

孙元天脸上挂不住,一时间垂首不知所言。

只能忙着答应。

“对对对,肯定是我那该死的手下给我拿错了,搞混淆了!那?我下次再来?”

说着,孙元天是抢过了假瓶子,抽腿就走。

这滑稽的一幕,属实看诧了所有人。

然而尽管如此,李淑华却觉着自己的地位被撼动了。

脸上依旧怒然。

“怎么?得意了?卖假货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孙总是多大的顾主?”

“你得罪了他,这不是让我老范家以后少了许多渠道?你以为你干了件多了不起的事呢?”

“你这废物,一天天的不干什么正经事,尽是给我们老范家添堵,赶紧的!给老娘滚出范家,赶紧跟我青儿离婚!”

...

然而这骂骂咧咧的声音,却没有引起范青十足的注意,就是离婚两个字,她都没在乎,只是诧异好奇问。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苏尘尴尬一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