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完结版阅读《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2022-05-15 14:18    编辑:西瓜文学网
  •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_总体来说写的很不错,故事都很抓人心,淡淡的忧伤却又都是完美的结局。总而言之还是很棒的,值得推荐。

    沈怀妆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 小说介绍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男女主角(元毅辰沈怀妆)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沈怀妆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夫君是大臣(元毅辰沈怀妆)小说》 第20章 免费试读

元府的日子愈发难过,伙食一日不如一日。

虽说元毅辰俸禄不低,但开销更大。

府中的开销暂且不提,便是送礼,就是一笔巨额支出。

朝中最讲关系,红白喜事,都要花钱。

若是礼不到位,他日遇上麻烦,连个帮忙说话的人都没有。

既然要送,便不能太过寒酸,都是大户人家,礼轻了就是看不起人,不如不送。

从前我送礼时最为大方,能花钱解决的都不叫事,因此即便我出身不高,在夫人圈人缘倒也不坏。

自从元毅辰带着谢柔回来,我便再没有往外掏一分钱。

一家人时,我为你花钱尚说得过去,这马上都不是一家人了,再花钱我就真的蠢笨如猪!

元毅辰送了几次礼之后,原本就不好的名声变得更差。

他前些日子置办聘礼时可是阔气得很,怎么倒了送礼时就抠抠搜搜?难不成是在他眼中,堂堂的朝中大臣,皇亲国戚,还比不上一个小妾?

元毅辰有苦说不出,几次来到画霜院,抱怨几句,暗示我该拿钱了,我却没有接话。

看他无功而返的背影,像一只落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元府越倒霉,我便越要花枝招展,穿金戴银。

黄昏时分,一家胭脂铺子派人送来了新品,每一样都各有风味。

我来了兴趣,将十几个盒子全部打开,险些看花了眼。

还未等我试用,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来请我,说是老夫人邀我用膳。

我不急不缓地妆扮一番,又戴上一只玲珑镯,这才施施然起身。

我清楚地看到,那丫鬟眼中写满了嫌弃。

哼,分明就是嫉妒我的美貌。

院中的梧桐落了一地,我驻足欣赏了一番,感叹时光太匆匆。

丫鬟不敢催促,也跟着看梧桐,似乎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我摇摇头,唉,像妙樱那么识货的姑娘已经少见了。

这梧桐也是我的嫁妆之一,从江南运过来的珍稀品种,请名匠修剪过,在风水大师亲自勘测的位置种下,每一棵都价值千金。

元家人当初觉得我过分招摇,可他们不知道,那些低调的东西其实更贵。

到了思慧堂,元毅辰也在,谢柔缺席。

老夫人见我满头珠翠,难得没有对我甩脸子,甚至有几分温和:「怀妆,坐,先喝杯茶。」

居然没有叫我「沈氏」,果然是不安好心,莫不是想毒死我?

我狐疑地端起茶杯,料想他们没那么大胆,这才喝了一小口。

平平无奇的普洱,只能说勉强可以解渴,算不得什么好茶。

我可算是明白了,原来她老人家也指望我拿钱补贴府上。

我面上不显,喝了一杯,又添一杯,似乎没觉出什么不同。

老夫人急了,皱着眉尝了一口,不可置信地问:「你就没发现这茶哪里不对?」

我脸上的茫然恰到好处,而后露出得体的微笑:「母亲的茶自然是极好的。」

她脸色一沉,拉下了脸:「你前些日子送来的茶,我觉着也还不错。」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山珍海味,哪里还吃得下粗茶淡饭。

只可惜啊,是你们主动选择的粗茶淡饭。

「雪芽确是好茶,不过有市无价,只怕要来年春天才能买到。」眼下确实买不到,我私库中也就存着几十斤而已。

喝不完还可以煮茶叶蛋。

老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大户人家最讲脸面,总不能直接开口,让儿媳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补贴家用,若是传出去,元家几代人的脸都要被丢干净了。

老夫人当然不肯死心,继续道:「下月初六,陈国公府的世子娶亲,你替毅辰备一份厚礼,他公务繁忙,你就多为他操心一些。」

我轻笑一声:「下个月初五是我爹生辰,眼下儿媳正忙着准备生辰礼,暂时抽不出空来。不如母亲亲自替夫君准备吧,母亲眼光独到,挑选的贺礼定然会让国公府满意。」

老夫人还想再说什么,元毅辰咬牙:「母亲,她既不愿意,我们也不必强人所难。」

呵,倒是很有志气。

我以为,既然撕破了脸,元毅辰很快就会同意和离,没想到,硬是拖到了开春,他始终不肯点头。

妙樱陪着我唉声叹气,她刚从沈府回来,说我老爹听了我的遭遇,难过得少吃了半碗饭。

我正感叹我们父女情深,没想到元毅辰居然来了,手中还拿着一张纸。

我连敷衍都懒得敷衍,直接问:「你来作甚?」

他脸上有隐藏不住的喜气,将休书扔在我脸上,一扫往日的阴霾,「你已不是元家妇,趁早搬离元府。」

我愣了愣,这算是喜从天降?

还是妙樱提醒我看看休书,我这才反应过来,仔细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元毅辰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

休妻的理由,居然是无所出!

我为什么无所出,自己心里没数吗?非要头顶草原才会高兴?

罢了罢了,只要能离开,无所出就无所出吧。

我一刻也不愿多等,迅速开始打包行李,好在家中宅子多,元府附近就有一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