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九爷捉妖马九爷齐小六小说(完整版)阅读

最新小说 · 2020-11-16 16:36 · By 西瓜头小菇凉 · 0次点击

十八章:一番惊魂还未定,接连二番又惊魂

接上文书。

义庄变公堂,夜审黄鼠狼。祸事必有主,乃是徐老祖!

一夜无话,鸡叫三遍之后,小六到了老石家中,让老石帮着照看义庄,他要跟师父出趟门。

老石有个好习惯,从不过问那对师徒去干什么,每每小六来唤他,他便只管到义庄呆着,嘛时候这对师徒回来,他嘛时候回家。

他来到义庄后,马九爷让小六把口袋背好,自己在胳肢窝夹着一个破油纸伞,爷儿俩出了门。

不是富贵人,自然不必雇马车,出行全靠双腿量,多远都是这两条腿,累了就在路边歇着,歇够了接着赶路,又能锻炼身体,又能看沿途景致,起码对小六来说,这是一件好差事。

爷儿俩脚程格外快,师父在前,徒弟在后,中途还喝了碗鸡蛋汤,各自吃了四套驴肉火烧,吃饱喝足,接着赶路。到了晌午头上,就到了地儿,烈日当头,马九爷把油纸伞撑开,用以遮阴。小六则把麻布口袋丢地上,解开绳子,小黄皮子探出头看了几眼,哧溜钻出口袋,朝着前方跑去,马九爷与小六紧紧追赶。

追了约莫百十米,小黄皮子身子竖起,学着人的样子用后腿走路,没走多远,回过身子朝着马九爷和齐小六晃晃脑袋,示意已经到了地点。接着学着人的样子朝着师徒二人拜了三拜,快速钻入草中不见。

马九爷大步上前,小六忙追过去,一座新坟就在眼前,大壮的坟。

荒郊野外,孤零零一座坟,显得格外凄凉,看阴阳宅的这位也够缺德的,那么多好地儿不选,偏偏选这么个地儿埋人,这位看阴阳宅的先生要么是个欺世盗名之辈,要么是跟大壮家里有仇,故意找这么一个地儿让大壮他爹娘走背字儿。

可话说回来,要不把大壮埋这儿,又如何能从小黄皮子口中得知这许多蹊跷之事,这便是时也运也命也,冥冥中天意注定的事情。若不信命,便只能认为是机缘巧合。不管是命运安排也好,还是巧合也罢,总之马九爷来了。他来了,这事儿就不能简简单单了。

马九爷围着新坟转了几圈后,站定身形前后左右看了看,嘴中“啧”了一声,而后叹口气,一对浓眉随之拧在一处。

“师父,看出嘛道道来了?”小六忙问。他肉眼凡胎,自是嘛也看不出来,要知其中端倪,必要问询师父才行。

“六儿,你往东边看看,看是不是有水。”马九爷吩咐道。

“嗯,好嘞。”

小六朝东边小跑过去,约莫跑了百余米,扭回身朝师父大喊:“师父,您老说得没错,真有水。咦,臭死人了......”

马九爷听罢,扭身快步过去。到了近前一瞧,不大一个烂泥坑,围着这个泥坑转一圈,不过百步之余。

泥坑之中,蟾蜍乱钻,时不时发出“咕咕”声,坑中有两条死狗已经腐烂。

小六阵阵作呕,赶忙往后退出几步,离着烂泥坑远些之后,扭过头朝着远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以消解那股使人作呕的臭气。尽管在义庄闻惯了尸臭,但死人身上发出的臭气,与这里的臭气截然不同,小六实在闻不惯。

喘过气后,扭回头看师父,师父垂着双手一动不动站在坑边瞧着,压根不在乎阵阵臭气扑面。

小六自愧不如,实在有些惭愧,自己比师父的定力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差着老大行市呢。

再看马九爷,扭身朝不远处一棵野枣树走出。小六不知道师父做什么,忙跟随过去。只见马九爷从树上折断一截树枝,将侧枝掰掉后,返回坑边。

在坑边蹲下身子,马九爷用树枝探入臭不可闻的泥水之中,用力挑了几下后,似乎挑到什么东西。就见他手臂一用力,树枝从坭坑里挑出个东西。小六忙观瞧,只见是个骷髅头。那截树枝插在骷髅头的眼窝之中,马九爷将其挑到平地中。

小六凑过去观看,这个骷髅头已经发绿,不知已经泡在这烂泥坑中多久。

“哎呀,师父,您老怎么知道这里面有这玩意儿?”小六问道。

马九爷哼哼两声,说道:“这里面何止这么一个骷髅骨,起码不下十个!”

“啊,这么多,都是怎么死的?”小六很是惊奇。

“怎么死的都有,但没一个好死的,这都是被人害死,或儿女不孝将老人丢进去,也有父母将身有残缺的孩童丢里面的,这地儿,着实阴的很啊,唉......”马九爷不由得长叹一声。

叹气之后,随手在地上挖了个坑,将骷髅头挑进去,用土将其掩埋,也算为这具无名骷髅头立了个小小坟头。

马九爷站起身,用手朝着西南方向一指,对小六说道:“六儿,你往那个方向走,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

小六一听这话,认定师父心里早已有底,师父这是在试探自己的心思和眼里。他迈开大步,朝着师父手指的方向仔细搜寻,找了半天,除了荒草嘛也没有。

“师父,嘛也没有啊?我要不要再往前面走几步?”小六回身喊道。

“往你南边再找找。”马九爷喊道。

小六扭身朝南边走,走了约莫十几步,进入一处一人多高的杂草丛后,突然从杂草丛中蹿了出来,一脸惊恐喊道:“师父师父,蛇,有蛇,好多蛇,好多蛇......”

马九爷哈哈一笑,他是故意在逗自己这个小徒弟,有意让他吓一跳。

马九爷笑着朝有蛇的方向走去,小六慌里慌张跑到师父近前,小脸都吓白了。

“六儿,蛇有嘛害怕的,咱那义庄不也经常进来蛇么?你小子上回不说自己不怕了么?”马九爷笑着问道。

小六被吓白的脸旋即变为红色,师父是在笑话自己呢,上回自己吃了几个不熟的杏子,弄得自己跑肚汆稀,刚跑到茅房蹲下,就觉着后面有东西。

回头一瞧,好么,绿花大长虫,足以一米多长,正朝着他吐蛇信子呢。吓得他提着裤子跑出来,可好,拉一裤兜子,别提多丢脸了。

马九爷进茅房一把抓起那条绿花大长虫,拿到外面给放了生。回来之后,着实笑话了徒弟一通。

小六很是不好意思,拍胸脯说自己不怕蛇了。可这会子这番豪言壮语都吓没影了,好在肚子今天不汆稀,要不又拉一裤兜子。

他红着脸不说话,马九爷伸出大手拍拍他脑瓜顶儿,笑着说:“六儿,师父就是要治治你这爱说大话的毛病,下回可别动不动就拍胸脯说大话了,真要露了怯,丢人的还是自个儿。”

“师父,知道了。”小六脸蛋儿好赛山里红,低着头小声说道。

马九爷把熟铜烟杆子抽出来,将烟袋锅填满烟丝,点燃之后嘬了一大口,接着对小六说道:“六儿,你信不信,师父能把这些长虫全变没了。”

小六立马说道:“信,我信,真信!”

这不是瞎话,他真信了,他知道师父不打没把握的仗,说道管保能做到。

马九爷让他在草丛外等候,自行走进去。不一会儿,就见草丛之中冒出一股股浓烟,不知道师父在变什么戏法。

浓烟散去,就听马九爷喊道:“六儿,进来吧,师父把长虫变没了。”

“师父,您可别逗我,你知道我怕那玩意儿。”小六心有余悸,因此多问一句。

“这孩子,师父还能骗你不成,进来吧,管保一条都没有了。”马九爷大声说道。

“噢,那,那,那我进去了啊。”说着话,小六深吸一口气,迈步进草丛,心里七上八下乱打鼓,眼珠子瞪圆了朝脚下看,生怕不知从哪钻出一条,不免又要吓自己一跳。

咦,怪了,真是一条也没有。师父真没忽悠自己。

“咦,师父,怎么有口寿材?”

此时没了蛇,小六看清楚了,杂草从中赫然摆放一口棺材,盖子不知去了哪里,只有棺材一口。他想起来了,那些长短不一,粗细不同,五颜六色的长虫就在这棺材之中交缠在一起,密密麻麻,令人恐惧。此时蛇都跑了,棺材露出本相,方才看得清楚。

凑近之后,探脖子往棺材里面瞧,只见棺材底有七个老钱,摆成北斗七星阵,小六明白,此乃寓意“脚踏七星,早登极乐”。除此之外,还有半截破棉被堆在一角,棉被已经糟烂不堪,沾满蛇身粘液,黏黏糊糊实在令人膈应。

小六不明白,棺材在此,死尸哪去了?这地方可真怪,尽管自己不懂风水,单凭那个烂泥坑跟这口无主棺材,他心中不免感觉此地不是什么吉利之所,将亲人埋在这种地方,等着倒霉吧。

“师父,棺材在这儿,死尸哪去了?难不成被人盗了去?”小六忙问道。

盗尸这事儿常见,比如谁家儿子年纪轻轻就一命呜呼,家人想为其寻一门冥婚,便找人或买或盗一具年龄相当的女子尸体,与儿子配成冥婚。

也有混混无赖,乞丐地痞等坏家伙,盗走尸体,趁夜挂在大户人家门楼之上,借此敲诈勒索。大户人家多数不愿为此而打官司,因此花钱除霉气,打发这些坏种把尸体抬走。这种事儿小六听过不少,因此问师父这口棺材中的死鬼是否被人偷走。

不料想师父一句话,惊呆小徒弟,就听马九爷说道:“死尸不曾丢,就在棺材下,不信你来看!”

上一篇:火热新书忆爱成伤小说安若曦周琛沈玉奴章节完整版阅读
下一篇:独家小说六十岁时回到八零白苒白依陆初晏章节免费阅读

文章推荐:

倾城之巅修理厂全文目录-阿峰与师娘的小说免费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倾城之巅》-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倾城之巅最新章节-倾城之巅阿峰和师娘免费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倾城之巅》-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我和闺蜜交换男友_好紧好湿好污不行的小说片段...

让女生看到会湿的黄段子_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

他的小草莓小说全文_沈萌萌于修谨章节阅读...

适合夜晚的小黄文_黄到下面淌水的文章...

小编点评: 推荐精彩小说《马九爷捉妖》本文讲述了马九爷齐小六两人的爱情故事,《马九爷捉妖》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十八章:一番惊魂还未定,接连二番又惊魂接上文书。义庄变公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