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念可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最新小说 · 2020-11-17 12:05 · By 西瓜头小菇凉 · 0次点击

告诉我,她在哪里

人群中,念可应声而倒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五年前老师说的那句话,

有些人,只要有缘分,就算现在不能在一起,以后也会有机会在一起。

而有些人,若是没有缘分,就算现在在一起了,以后也会分开。

那年,她喜爱薄西琛和,最后在一起的,却是边烨。这就是没有缘分却在一起终究注定要分离的人。

后来,谁又能想到,没过多久,她便与边烨分手,

毕业的时候,她嫁给的人,是薄西琛和。

可是现在,她可能也要离开他了。

小时候单纯,总以为一个人,只要跟另一个人领了结婚证,办了手续,就算是修成了正果。

后来,她才慢慢地清醒——婚姻,只是另一个开始。

脱掉恋爱时的美化滤镜,婚后的生活,多的是遍

地鸡毛。

薄西琛和在看到季念可的一瞬间就挣开了人群朝她走去。

可是念可头部流血,身体也不经意之间被别人踩踏了好几下。她痛得揪心,

可是这一切,都比不上她内心的心痛、失望。

自己的丈夫,在关键时刻,再一次选择了另外一个女人。留给她铺天盖地的质疑和刁难,终于,她被击倒在地。

最后闭眼之前,她看到的是一群穿着黑色制服保安的脸。

她感觉到保安把她救了起来,接下来,她就失去了意识。

病房。

“您醒了?”

护士关切的声音响在耳边,

“我睡了多久。”

念可忍耐着身体的疼痛。

头顶被包了纱布,腰腹的地方也有创口。谁也没有想到,只是寻常去商场里逛街,也能遇到这样一场无妄之灾。

她就记得,后来,薄西琛和出现了。

他毫不犹豫地就朝白鹭走去站在她的身边。然而自己被推搡在地,还被别人踩了好几下。然后就晕过去了。

整件事情发生的过程,她都没有看到薄西琛和有朝自己走过来。

“没有很久,季小姐,您的伤势不算严重,但也要引起重视。头部撞击轻微出血,身体则是因为踩踏。这段时间要注意饮食,另外伤口千万不能碰到水。”

“下次,去人多的地方,您也要格外小心些。踩踏事件,可大可小,有时候也是会闹出人命的。”

念可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病房里现在就只有她一个人。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房间里光线昏黄。

念可在医院病床上的靠枕上躺下来。

门口响起仓促的脚步声,继而是熟悉的音色。“

有没有一个叫做季念可的病人?”

边烨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这里。

一开门,看见念可头顶包着纱布一个人坐在床上。

女人脸色苍白,唇色也没有血色。黑色的头发在纱布两边笔直垂披散下来,柔弱,有些病美人的味道。

“念可!”边烨见到这样的她,声音顿时焦急。

“你怎么来了?”

季念可皱眉,下意识却看向门口。

上次,他们见面,还是在走廊里。

也是在医院,她刚好撞见他与太太在闹矛盾。

“我来看你!”

“你太太?”

边烨沉默,却没说芸汐与自己闹别扭,已经住到娘家养胎的事实。

“她在家。”

念可舔了舔自己的舌根。

即便,不是她让边烨过来的。

但是因为上次亲眼看到那件事,现在这样见面,心里也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负罪感。

“你以后不要再来看我了。”

“为什么?”

边烨行色匆匆,帅气的脸上写满担忧。“你伤得这么严重,你看,头上都是血,身体上也有伤口。为什么病房里没有一个人来看你?”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愤怒。

“薄西琛和死了吗,他到哪里去了?!”

念可撇开头。

“这与你无关。”

“季念可,”

边烨仿佛是再也按捺不住。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丢弃自己的家庭,更不舍得把你放在一个道德批判的位置上,”

“但我们毕竟认识了这样多年,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就算没有缘分在一起,我也希望可以对你做到最基本的关

心,就算哪怕只是以一个普通同学的身份,这样都不可以吗?”

念可的手被他握着。

她看到他无名指上的婚戒,

婚戒的光芒很闪耀,他小心躲避着她手腕上的伤口,丝毫没有把她弄痛。

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她在操场上见到他的第一幕,他同样是这样细心地给自己包扎伤口。

时空有一瞬间的交叠,念可忽然之间无言以对,就在这个时候,门打开了。

男人身材颀长,黑衣凛冽。

光泄进来,勾勒出他英挺的身姿。

他刚刚在外伤医生那里听完念可的身体状况报告。一开门,就看到了病房里十指相握的男人和女人。

念可最先看到他。

看到女人的视线有异样,边烨也扭头朝门口看去。

薄西琛和开门动作不大,但也有属于一个男人应有的力量和大气。

门板撞在墙壁上,不轻不重一声响。

脸色阴沉得很难看。

“边公子,需要我给你让地方叙旧?”

边烨被讽刺得脸一阵青。

拍了拍念可的肩膀:“你好好养伤,什么都不要想。”

然后,起身。

边烨本是好性格的人,可是今天看到她伤成这样,情绪有些失控。

“薄少,念可现在还是您的妻子。让她伤成这样,是不是有些太不绅士了?”

毕竟,现在全市都在报道,正房季太太与白鹭在商场一起被记者围堵。薄西琛和第一时间为白鹭解围,正房薄太太跌倒重伤。

所以边烨才会那么着急深夜都要跑到医院里来。

来的时候,看着她一个人虚弱地坐在病房里,旁边没有一个看守的人,就更加愤怒。

“边公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空,自己老婆都闹到回娘家了,现在还有空在这里关心别人的太太。”

“薄西琛和——”

“够了。”

季念可听他们这样明枪暗箭,只觉得伤口疼得薄害。

“要吵出去。”

边烨当然不会再说什么,忍了忍,扭头,就朝走廊里走去。

他的离开,让病房里的两个人顿时更加沉默。

念可只要一想起就在前一晚他们还在一张床上痴缠亲热转眼他就在商场里维护别的女人,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抓着那么疼。

希望,热情,不是永远都有的。

绝望不是一瞬间的事,是无数个失望的瞬间,点点滴滴,才积攒成了绝望。

薄西琛和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当时,他真的没有看到明显记者团人数更多被包围更紧密的季念可。她出了事,他第一时间冲破人群跟她一起上了救护车。想也不想地久选择了她。当时白鹭被一个人丢在那里,承受着记者们铺天盖地的采访和恶意中伤。

他听见他们问白鹭在这种情况被抛弃是什么感受,等等,各种各样刁钻的问题,白鹭后来好像还哭了,但是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一路守在念可身边。就等着念可醒来的时候跟她解释,可是,在他看见刚才边烨握着她手的那一幕开始,忽然他就什么也不想说了。

念可抿着嘴唇,对他也无话可讲,眼睛看着别处。

薄西琛和的视线很凉。

只是定定地看住她一秒,然后转身,直接关门离开。

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关门的声音。

念可的眉心抽了抽。

这段时间季谷惠芬身体状况不好,因此也就没有怎么看新闻,并不知道这件事。

也有打电话来询问的,但是念可心情不佳,电话一律不接。

过了几天,念可顺利出院。

身体的伤口已经没有大碍。但是脸上的伤口还没好,暂时还不能回家,让奶奶担心,因此,她干脆就住在了市中心一个顶级奢华的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房间是一间顶层的总统套房。

酒店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

整个布局、格调都很简约气派。

念可站在窗前俯瞰整座港市的繁华。

车流人往,浩浩汤汤。

总统套间里安静得突兀,

就在这时,房间内部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您好,季女士。”

“什么事?”

“有一位先生想要见您。”

“叫什么。”

“他说,他姓万。”

季念可的神色只是一瞬间凝固,立马就提出了拒绝。

“不见。”

电话也是直接被挂断的,但是没过几分钟,门口

已经被敲响。

季念可再次拨打电话,想要请客房部把这个人赶走,但是这次电话却没人接听了。

“别白费功夫了,开门。”

门口,一道低沉到极致的声音。就像酝酿了深不可测的阴郁和紧绷。

这个声音从她世界里已经消失多年,可是每次听起,还是会一身颤栗。

季念可重新按电话,电话依然还是无人接听。

她竟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只要在港市,任何需要使用身份证的消费。一旦她使用了,这个男人,就可以在五分钟之内知道她的下落。

念可没有开门,走到门口,拳头握得很紧。

“你想知道什么?”

“你心里清楚”

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就像与生具来的君王,一切尽在掌握。

那种气质,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培养。

季念可深吸一口气: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

“喀——”

门开了。

女人伤病下的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开门就感受到了压迫的气场。排山倒海的强势,一双眼睛,充满了野性和侵略。

这个男人,是唯一可以在气场上可以跟薄西琛和媲美的人。

古铜色的肌肤,阴柔的面庞,视线凌薄,张扬着霸道侵略的味道。

他没有再穿昔日常年不变的那身军装,而是披上了世界顶级黑色的西服。

念可看了他一眼。

下一秒,嘴角撕开一抹笑。

女人眼尾微微拉长,一抹意味深长的妖娆。

“万先生,恭喜你——你穿西服,比军装更养眼。”

男人对她的讽刺,不为所动:“她在哪。”

“我不知道。”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念可感受到了脖子间粗重的力道!

一只手,直接掐住她的颈部!女人苍白的面部微微胀红。

呼吸困难,声音沙哑。

“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万尊就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这个男人,比想象中还要令人觉得恐怖。

他的双手,沾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仿佛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张扬着暴虐的因子,血腥而又暴力。

他想弄死她,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念可觉得自己呼吸都快要被剥夺。

阴翳的男人,才终于松开了手。

念可就像浑身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

松懈下来,靠着墙壁,艰难地呼吸着。

男人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如果你见到她,记得告诉她,她爸还在我手里

。”

念可的双颊潮红。

“如果我是攸攸的父亲,宁愿她远走高飞,也不要回到你的身边。”

男人冷冰冰一笑,

那个笑,让人毛骨悚然。

“那救要看她自己怎么选了。”

万尊说完,略带一丝痞气地斜了斜头。

“不过——”

“如果你愿意早点松口,或许,我可以帮你达成你现在的心愿。”

念可冷然:“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愿?”

“无非是关于薄西琛和。”

念可沉默下来。

这个世上,能让她沉默的,就目前而言,只有薄西琛和。

曾经,她梦想能够嫁给薄西琛和。

如今,她希望离开薄西琛和。

她不作表态,敷衍地给出两个字。

“多谢。”

万尊看着她美丽的脸,心中生出阴云。

他认识季念可太多年,太了解这个女人一切的把戏。

表面上,她看上去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但实际上,这个女人越是优雅,就越是冷漠,越是敷衍。

她在应付他。

很好。

男人冰冷的哂笑,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直到他真的离开,念可才松了一口气。

念可闭了闭眼睛。

经过刚才一阵折腾,身上的伤口变得更痛了。

但是,这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这个人,还是那么震撼。

万尊。

他竟然还在到处搜查万攸攸的下落。

上一篇:叶暖封丞北顾若晗想要的永远得不到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下一篇:顾橙欢申屠镜与君成欢全文全章节甜酒酒小说阅读

文章推荐:

倾城之巅修理厂全文目录-阿峰与师娘的小说免费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倾城之巅》-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倾城之巅最新章节-倾城之巅阿峰和师娘免费阅读...

火爆言情小说《倾城之巅》-阿峰和汽修厂老板娘小说免费阅读...

我和闺蜜交换男友_好紧好湿好污不行的小说片段...

让女生看到会湿的黄段子_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文章...

他的小草莓小说全文_沈萌萌于修谨章节阅读...

适合夜晚的小黄文_黄到下面淌水的文章...

小编点评: 小编为大家带来念可的盛世甜婚我的薄爷太甜了,主角薄西琛季念可。精彩内容节选:念可她是整个媒体界最想要毁掉的女人,她不仅高雅,小说故事里面的精彩内容让人看了停不下来,快点来本站观看《首席夫妻超恩爱》吧!这本小说绝对精彩连连!

搜索